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十一章

舞动奇迹之生命之舞 义宣 2016/7/1 14:31:18 7522 宽屏阅读
    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户的阻隔,进入房间。

    萧蕾趴在韩洋的身上,不停地用手指在韩洋的胸膛上画着圆圈,这一圈圈的圆圈正是她心中连续不断的思绪。

    韩洋似乎是察觉到了萧蕾的思绪,立刻询问道:“萧蕾,你怎么了?”

    听到韩洋的询问,萧蕾摇摇头,立刻否认道:“没什么,没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看到萧蕾的这个模样,韩洋心中虽然有一些疑惑,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好了好了,你还不起床么?”萧蕾看了看韩洋,然后立刻说道。

    “你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怎么起来。”韩洋没好气地说道。

    “我压在你的身上?那么你不会把我推开么?”萧蕾眨眨双眼,微笑着说道。

    韩洋摇摇头,很是认真地看着萧蕾的双眼,说道:“你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推开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的呢。”

    面对韩洋那灼热的视线,萧蕾转过头,不敢看着对方,只能是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她缓缓地从韩洋的身上爬起来,走到梳妆台,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对着躺在床铺上的韩洋缓缓地说道:“你还不起来么?不是要去清理以前的老房子么?”

    “是是是,马上就起来。”韩洋说完,挣扎着从床铺上爬起来。

    “啊——”

    韩洋伸直了自己的手臂,好好地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萧蕾啊,昨天晚上你真是太疯狂了,用不用这样的啊?”

    “哼!”萧蕾冷哼一声,说道,“怎么,消耗一些你的体力,你就这么心疼?未来一段时间我都不能够和你一起在床上了呢。”

    似乎是看到萧蕾那很是不满地表情,韩洋急忙说道:“没有心疼,没有心疼。我们还是快一点去到我和顾微原来的住处去收拾房间吧。要不然哪里那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一定是有非常多的尘埃的。”

    韩洋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在身上。

    看着韩洋急急忙忙的模样,萧蕾冷哼一声,气鼓鼓地走出了房间。

    “你去哪里?”韩洋急忙询问道。

    听到韩洋的询问,萧蕾淡淡地说道:“当然是去准备早餐啊。”

    今天的早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默默地消灭着自己面前的食物。韩洋看了看一直在埋头吃早餐的萧蕾,一直都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

    没有丝毫办法的韩洋只能是默默吃着自己的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韩洋很是辛苦的扛着两大箱皮箱从楼上走到停车场,最后放在轿车的后备箱中。做完这一切之后,韩洋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旁。可惜的是,他看到萧蕾坐在副驾驶座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驾驶座上。

    看到萧蕾,韩洋楞了一下,急忙敲了敲副驾驶座的车窗。

    “咚咚,咚咚。”

    在一阵富有节奏的敲打声之后,萧蕾缓缓地摇下车窗。她一脸不爽地看着车窗外的韩洋,淡淡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么?”

    “那个……”韩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萧蕾,然后弱弱地说道,“你不是应该坐在驾驶座上面么?怎么你现在坐在副驾驶座上面了?这应该是我做的位置吧?”

    “怎么?不可以么?”萧蕾撇撇嘴,很是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萧蕾这么一说,韩洋立刻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不可以。我只不过想要问一下罢了。”

    萧蕾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想开车了。累。”说完之后,她又把车窗缓缓地摇上。

    韩洋摇了摇头,只能是缓缓地走到驾驶座旁,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钻进车门之后,韩洋拉过自己的安全带,系上。他对着萧蕾说了一声:“我要开车了。”

    “嗯。”萧蕾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萧蕾的这个模样,韩洋耸耸肩膀,踩下离合器。他驾驶着轿车缓缓地离开了停车场,朝着以前他和顾微的旧的住所开去。

    一路上,两个人并没有一句交流。韩洋在专心致志地开车,而萧蕾这是专心致志地盯着车窗外的风景。

    不一会儿,轿车便来到了那韩洋既熟悉又陌生的公寓的停车场。

    韩洋稳稳地停下轿车,转头对着萧蕾说道:“萧蕾,我们已经到了,你还不下车么?”

    “哼!”萧蕾发出了一声重重的鼻音,这才从轿车里面下来。

    看到萧蕾气鼓鼓地走下轿车,韩洋只能是耸耸肩膀,却什么都不能够说。

    韩洋走下轿车,来到轿车后备箱的前面,看着打开的后备箱露出来的两个大皮箱。他想了一下,大声询问道:“萧蕾,你不拿自己的箱子么?”

    “怎么,连我的箱子都不愿意帮我拿了?”萧蕾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很是不爽的说道。

    韩洋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只不过我想要询问一下。看你是不是还愿意和我说话。”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她伸出手,轻轻地在韩洋的胸膛上捶了一下,说道:“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不跟你怄气了。这种总行了吧?”

    听到萧蕾这么一说,韩洋立刻笑着说道:“当然行啊。只要你不跟我怄气,跟我说说话,我的心中就非常地高兴了。”说完,他猛地抓起后备箱中的两个大皮箱,双手用力,直接扛在肩膀上。

    看到韩洋一下子扛起两个大皮箱,萧蕾吓了一大跳。她急忙说道:“你疯了,不要这么危险啊。你这是超重负荷,知道么?”

    对于萧蕾的话语,韩洋并没有理会。他扛起两个大皮箱就朝着公寓的楼梯跑过去。

    看到韩洋扛着两个大皮箱跑步前进,萧蕾吓了一大跳。她急忙追上前去。

    “韩洋,你听我的话啊。不要这么冲动!”

    “不会有事的啦!”跑在前面的韩洋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是越跑越快,同时他还大声地回答萧蕾。

    就这样,两个人顺着楼梯,一路来到了顾微和韩洋的以前的公寓的门前。

    “呼呼呼呼。”

    韩洋气喘吁吁地把两个大皮箱放在门前,看着身后的萧蕾,说道:“你,你不用追得这么紧吧。我,我很累的啊。”

    萧蕾撇撇嘴,没好气地说道:“这是我追得紧的原因么?谁叫你自己要扛着两个大皮箱跑上来?这还不是要怪你自己喜欢逞能。”

    听到萧蕾这么一说,韩洋只能是点点头,说道:“老婆教育得对,小人错了。”

    “谁是你老婆。哼。”听到韩洋叫自己老婆,萧蕾的心中很是开心,可是她的表面上仍然要做出一些表示,“我又没有说要嫁给你。”说完之后,她转过身,背对着韩洋,为的是不让韩洋看到她脸颊的通红。

    韩洋看到萧蕾转过身去,急忙说道:“我们都已经是那个那个过了。你想要不认账?”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急忙转过身来。她很是生气地看着韩洋,说道:“切,我,我又不是第一次。再说了,谁说那个那个了,我就要嫁给你?”

    “你真的不是第一次?”韩洋微微一笑,说道。那个时候,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萧蕾都已经是出血了,怎么可能不是第一次呢。

    “你!哼!”萧蕾跺了跺脚,说道,“我,我不想理你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韩洋只能是无奈地说道,“你还是快一点把房门打开吧。我们一直站在外面也不是办法。”

    萧蕾撇撇嘴,说道:“我又没有钥匙,怎么打开门啊?倒是你,你有钥匙怎么不快点把门打开。真是的。你想要让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站一整天啊?”

    听到萧蕾这么一说,韩洋立刻很是委屈地说道:“我也想要快点把门打开啊。可是,我现在已经是没有力气把门打开了。所以啊,还请你帮我打开门,可以么?”

    看了看一脸委屈、哀求的韩洋,萧蕾只能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算了,你的钥匙放在哪里?拿出来吧。我帮你把门打开。”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问题,韩洋微微一笑,说道:“我的钥匙就在口袋里面。你帮我拿出来吧。我已经是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了。”

    萧蕾看了看韩洋那满是恳求的双眼,只能是耸耸肩膀,说道:“那好吧。”说完之后,她伸出手,伸向了韩洋的口袋。

    看着萧蕾的小手伸向自己的口袋,韩洋猛地张开双手,一把抱住萧蕾。

    被韩洋抱住的那一瞬间,萧蕾下意识地想要推开抱着自己的韩洋。不过,韩洋紧紧地用双手抱着她,并没有让她成功地把自己推开。

    失去了刚开始的挣扎的念头,萧蕾缓缓地放松下来,张开双手,全身心地感受着韩洋的拥抱。

    发觉到萧蕾的温顺,韩洋紧紧地盯着怀抱中的萧蕾,很是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注意到韩洋紧紧地盯着自己,萧蕾下意识地说道:“韩洋……你……”

    萧蕾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洋便猛地低下头,用他自己的嘴唇死死地封印住萧蕾的嘴唇。

    “呜呜呜呜……”

    感受着韩洋嘴唇上的温热,萧蕾感觉到自己的身心都快要融化了。那是一种被对方的热情所造成的融化。此时此刻,萧蕾多么想要融化在韩洋的嘴唇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猛地发力,一下子推开韩洋。

    这一次,韩洋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萧蕾偷袭,一个踉跄,差一点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看了看突然推开自己的萧蕾,韩洋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过萧蕾竟然会推开自己,并且还是在热情相互亲吻的时候。

    注意到韩洋那很是震惊的双眼,萧蕾微微一笑,说道:“你想要做什么?这里开始公共场合,你也不怕有人经过么?真是的。要是有别人路过正好看到我们在……那可怎么好意思。”

    听到萧蕾这么远死活,韩洋很是无奈地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的啦。这里是不会有人经过的。”

    “为什么?”萧蕾楞了一下,很是疑惑地询问道。

    韩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这里的住户大多已经是搬离了这里,所以,并不会有人经过的。”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的心中非常地不是滋味。要是刚才自己没有推开韩洋就好了。那种法式湿吻可是非常地迷人的啊。

    想到这里,萧蕾下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看到萧蕾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韩洋微微一笑,说道:“怎么样?要不然我们早来一遍?”

    “来你个大头鬼。”萧蕾伸出手,握成拳头,轻轻地在韩洋的胸口处敲打了一下。

    看到萧蕾脸颊上气鼓鼓的模样,韩洋只能是耸耸肩膀,刚才的话就当做自己没有说吧。

    萧蕾很是不爽地看着韩洋,大声说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一点把门打开?难道你真的想要让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站一整天么?”

    “不敢不敢。”韩洋急忙摇摇头,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自己的钥匙,插入钥匙孔当中,转动钥匙,打开房门。

    “咔嗒——”

    一声轻响过后,韩洋推开了紧闭着的房门。

    “嘎吱——”

    便随着尖锐的叫声,房门被韩洋缓缓推开,原本隐藏在风门背后的景色也完全的暴露在韩洋和萧蕾的视线中。

    韩洋看着眼前很是熟悉的摆设,缓缓地步入房中。

    看到韩洋呆愣愣地走进去,萧蕾只能是摇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双手紧紧地抓住地面上的两个皮箱的把手,猛地一用力,就把两个大皮箱扔进的房间当中。

    萧蕾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手,一步跨进房间之后,她顺手把房门关上。

    看着房间中的摆设,还有在房间中来来回回地走动着韩洋,萧蕾很是不满地大叫一声:“韩洋!”

    这一声大叫终于是把韩洋从回忆当中唤醒过来。他呆愣了一下,这才转过身,看着站在房门处的萧蕾,皱了皱眉头,询问道:“萧蕾?有什么事情么?”

    听到韩洋的问题,萧蕾差一点没有气炸肺。她狠狠地一脚踢在皮箱上,恶狠狠地说道:“你说我有什么事情?”

    看到萧蕾这极为凶狠的模样,韩洋吓了一大跳。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额错误。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真是对不起啊。我,我忘记了。”

    “哼!”萧蕾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那么现在你会想起来没有?”

    看着萧蕾那绝对不友善的表情,韩洋连忙点点头,说道:“现在我已经是回想起来了。完全回想起来了。”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立刻指着脚边的两个大皮箱,撇撇嘴,说道:“既然想起来了,那么就不要站在那里干愣着,赶快把这两个大皮箱搬进去。”

    “是是是,我的老婆大人。”韩洋嬉皮笑脸地说道。说完之后,他急忙跑到萧蕾的身旁,弯下腰,抬着两个大皮箱朝着一个房间走过去。

    乘着韩洋在搬箱子的时候,萧蕾缓缓地走在客厅当中,好好地打量了一番这个房子。虽然说看起来很多的灰尘,但是这些灰尘并不是很厚,看来不久之前应该有过一次打扫。那么,打扫的人自然就是韩洋了。

    想到这里,萧蕾的心中非常地不是滋味。

    “萧蕾?”一个声音突然从萧蕾的身后传来。萧蕾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她急忙转身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当她看到是韩洋的时候,她很是不满地说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故意吓唬我的么?”

    被萧蕾这么一说,韩洋很是委屈地说道:“你怎么能够这样子污蔑人家的呢。人家可是清白的啊。”

    萧蕾摇摇头,说道:“算了算了,不管你是不是清白的。现在你是不是能够打扫一下这个房子呢?这么多的尘埃,你让我和顾微怎么住啊?”

    听到萧蕾这么一说,韩洋急忙点点头,说道:“我马上就开始打扫这个房间。老婆大人!”最后的那四个字,韩洋几乎是吼出来的。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的脸上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她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什么废话了,你还是快一点把这里打扫干净吧。要不然,我和顾微可是不会住在这里的哟。”

    “是!我马上打扫!”韩洋对着萧蕾敬礼,大声说道。说完之后,韩洋立刻冲进了卫生间,他要开始打扫整个房间。

    看着韩洋忙忙碌碌地打扫房子,萧蕾却是没有丝毫的帮忙。她办了一张椅子,放在客厅的正中央,然后开始指挥韩洋打扫整个房间。

    在萧蕾的指挥下,韩洋很快便把整个房子都打扫了一边。

    看着干净整洁的房子,萧蕾绅士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感觉还不错。”

    一旁的韩洋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很是辛苦地说道:“当然不错的啊。这可是我一个早上的劳动成果呢。”

    “嗯。”萧蕾点点头,说道,“那么,现在,你就过来吧。”

    “过来?”韩洋楞了一下,没有弄明白萧蕾为什么要叫自己过去。

    萧蕾点点头,说道:“是啊,当然是过来啊。我给你奖励哟。你不想要?”

    听到有奖励,韩洋立刻很是高兴地走到萧蕾的身旁,很是认真地盯着萧蕾的双眼,询问道:“老婆啊,什么奖励?快点拿出来吧。我可是非常期待着的呢。”

    看着韩洋那很是期待的双眼,萧蕾的两颊突然变得绯红。

    终章

    “恭喜恭喜,恭喜出院!”

    在顾微刚刚和韩洋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的时候,林逸轩立刻怀抱着一大束的鲜花走过去,一边喊着,一边把手中的鲜花递给顾微。

    看着林逸轩递过来的鲜花,顾微微笑着接过来,同时对着林逸轩道谢:“真是太感谢了。”

    林逸轩摇摇头,说道:“这没有什么的。”

    韩洋立刻道:“叔叔,今天就你一个人过来?怎么不见阮阿姨?”

    林逸轩微微一笑,说道:“你阮阿姨还有事情要忙。啊,对了,我也有事情要忙,所以,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人了。”说完,他很是快速地逃离了现场。

    看着林逸轩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韩洋这才微微一笑,对着顾微说道:“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

    “嗯。”顾微点点头。

    在韩洋的带领下,两个人来到停车场,坐上轿车,驶离医院。

    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又看了看身旁的韩洋,顾微的心中真的非常希望,此刻就是永恒。

    可惜的是,这注定不能够是永恒。

    不一会儿,韩洋便稳稳地把车停在了一栋老旧的住宅楼下面。他转头对着一直在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脸的顾微说道:“下车吧。”

    “嗯。”顾微点点头,很是听话地从轿车中走下来。

    一下车,顾微立刻发现这一栋老旧的住宅楼是如此的眼熟。这不正是自己三年前的住所么?

    想到这里,顾微很是惊讶地转头看向了韩洋。

    看到顾微双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惊讶,韩洋微微一笑,说道:“没错,这里正是我们三年前的房子。快点上去吧。”

    “嗯。”顾微很是兴奋地点点头,然后第一个冲上楼梯。

    看着顾微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韩洋这才大声叫道:“慢一点,不要着急。等等我啊!”

    就这样,两个人你追我赶,很快便来到了那一间充满回忆的公寓面前。

    韩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他对着顾微笑了笑,缓缓地把钥匙插入钥匙孔中,转动着钥匙。

    “咔嗒——”

    一声轻响,在钥匙的带动下,锁头打开。韩洋轻轻地推动了房门,房门立刻打开,房间中的一切呈现在两个人的眼前。

    顾微轻轻地走进房间。看着这很是熟悉的一切,那熟悉的桌子、那熟悉的椅子、那熟悉的挂饰,和她记忆中的房间完美的重合。

    看着韩洋,顾微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韩洋,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对么?”

    “对。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我的心——”韩洋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也没有变。”

    “韩洋!”顾微猛地扑进韩洋的怀抱当中,紧紧地抱着韩洋,失声痛哭。

    轻轻地拍了拍顾微的后背,韩洋低下头,在顾微的耳边柔声说道:“顾微,我爱你。”

    听到这很是神圣的三个字,顾微抬起头,看向了韩洋。

    韩洋也低着头看着怀抱中的顾微。

    两个人的嘴唇相互靠近,最终紧紧地贴在一起。

    过了许久,两个人的终于分开。

    “韩洋,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顾微依偎在韩洋的怀抱当中,轻轻地说道。

    “什么事情?”韩洋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和你表演最后一支舞蹈。这一次,我想成为女主角,而男主角是你。”说到这里,顾微抬起头,紧紧地盯着韩洋的双眼,说道,“可以么?”

    韩洋转过头去,不敢和顾微的双眼对视。他的心中不忍心拒绝顾微,可是,又不忍心大因顾微。

    看到韩洋转移视线,顾微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韩洋,我恳求你,陪我跳最后一支舞蹈吧。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难道我的这一个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能够满足?”

    听到顾微这么一说,韩洋的心中顿时有一些动摇了。

    他看向顾微的双眼,很是认真地询问道:“你真的想要跳这最后一支舞蹈?”

    “嗯。”顾微的双眼中闪耀着坚定的目光,说道,“我真的想要跳。”

    “那……好吧。”韩洋闭上双眼,缓缓地说道,“我陪你跳这一支舞蹈。”

    “谢谢你,韩洋。”顾微轻轻地说着,依偎在韩洋的怀抱中。

    感受着怀中顾微的温热与柔软,韩洋抬起头,两行清泪从他的眼角缓缓流淌出来。

    一支舞蹈、一个月。

    韩洋带着顾微几乎是跳遍了整个中国的大小城市,他们只跳一支舞蹈,正是这一支舞蹈使得整个中国为之疯狂。

    这一支舞蹈的名字——生命之歌,已经是响彻整个中国。

    最后一场舞蹈,顾微选在了K市,这个她和韩洋相识、相爱、相离的地方,这个她的心中的伤心之地,这个她的心中的喜爱之地。

    K市歌舞剧院的准备室中,萧蕾一边帮着顾微整理着身上的舞蹈服,一边缓缓说道:“顾微,这是最后一场了。跳完之后一定要好好地休息一下。连续跳了一个月,实在是太辛苦了。”

    “嗯。”顾微点点头,说道,“放心吧。这就是最后一场。”说完,她站起身来,朝着后台走去。

    目送着顾微走向后台,萧蕾的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顾微缓缓来到后台。韩洋早就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到来。

    “等久了么?”顾微看着韩洋,轻声地询问道。

    “没有。”韩洋摇摇头,用着老套的回答说道,“我也是刚刚到。”虽然这个回答很是老套,但是其中的深情却是最新的。

    顾微点点头,和韩洋手挽手走上了舞台。

    音乐,起。

    两个人是随着音乐起舞。生命之舞,顾微在用着自己的生命舞蹈。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顾微做完最后一个动作之后,她柔声说道:“韩洋,你能够抱着我么?”

    韩洋楞了一下,说道:“当然能。”说完,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把顾微抱在怀中。

    在台下的观众们的热烈的掌声中,帷幕缓缓落下,最终遮挡住了观众的视线。

    看了看怀抱中的顾微,韩洋轻声呼唤道:“顾微,我们应该下台了。”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听到顾微的回应。顾微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抱当中,双眼闭合,嘴角流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

    “顾微,你……”说到这里,韩洋发现自己已经是说不下去了。眼角流淌出两行清泪。

    站在后台看着台上的萧蕾看到韩洋一直把怀抱着顾微,却没有走下来,这让她很是疑惑。她急忙跑上舞台,来到韩洋的身旁,询问道:“顾微怎么了?”

    韩洋转头看向身旁的萧蕾,一边流泪,一边笑着说道:“顾微,她,睡着了。小声一点,不要吵醒她。”

    听到韩洋这么一说,萧蕾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双眼中也出现了丝丝水雾。

    顾微,真的睡着了。

    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末页]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