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十五章 大结局

穿越之妃不轻言 阮木笙 2016/7/6 17:13:20 4630 宽屏阅读
    玄垣挥了挥手,有些烦燥,“罢了,朕自有主意!朕是一国之君,还岂能怕了他不成?你下去准备一下,朕这就打算去赴约!”

    正好,半年多未见,他也想去会一会荣安。

    低调的马车,从皇宫缓缓地驶出,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刻,这一次玄垣亦是微服低调出巡。

    他们见面的地点,并没有另外选在别处,而是就定在了别苑靠进大门的前厅。

    所有的侍从都被挥退下去,此时前厅里便只剩下了三人,玄垣,苏轻言还有荣安。

    初见面,玄垣看着半年多未见的荣安,这荣安比起之前,好像更瘦了点更黑了些,但是精神和气色看着却更好,还有此时安静坐在他旁边的苏轻言,那个传说中的神仙姐姐,他的同门师妹苏轻言。

    这个师妹苏轻言,比起之前,如今已经褪去了少女时的稚气,更善解人意,看着更温婉大方。

    “我给你们沏茶吧!师兄,我们应该也是好久不见了吧!”

    苏轻言在这里,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中一般,已经把玄垣当作是贵客,而她自己无形之中,已经成为主人的位置。

    当然,自从她选择和荣安在一起,她的身份便已经注定不同。

    “来尝尝吧!不过皇上也有可能平素在宫中喝惯了各种各样的好茶,只怕如今已经喝不惯我们这里的粗茶!”荣安淡然说道。

    玄垣默默地看着对方这二人配合默契,看对方和乐融融,一副夫唱妇随的恩爱样子,再瞧着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走到哪里好像都冷冷清清的,不禁心生妒意。

    她是他的师妹,当年自己还救过她一条命呢。

    只是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好好把握呢,如果她苏轻言跟的是自己,如今只怕已经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轻言,你先退下吧!”荣安悄悄向苏轻言使了个眼色,见她放心离开才松了口气。

    苏轻言走后,这两人便不再假意寒暄。

    “陛下,您如今安排外面这么多官兵,这是什么意思?他们现在连我们自由出入都还要管?”

    玄垣早知他会有此一问,也不客气。

    “你要尽快离开别苑,不要在这里呆太久!毕竟你的身份太特殊,被别人发现或是察觉,就更不好!”

    只要他回了合欢山,这别苑里的老夫人,还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便无所顾忌。

    “不行,我娘病重,想必你也知道,我想留下来好好陪她,大夫说她的病很严重。”荣安是孝子,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当然,你觉得若是这别苑也不安全,或是不够低调,那我接我娘回合欢山居住,也是可以的。”

    玄垣还是强烈反对,“不行!”

    那老夫人一走,一脱离自己的控制,那他自己手中便没了可以胁迫制衡对方的人质。

    于是,两人当场就起了争执。

    听见里面的争吵声,外面守着的侍卫和官兵立即团团围住整个别苑,还有一部分趁机更是冲了进去护主,无论如何就是不让这别苑里的人出门。

    “玄垣?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眼下就只剩我娘这么一个亲人,连这点小小的要求,你也不能答应?你是不是存心的?”

    本不想与之反目,可如今,要让他当不孝子么?

    误会更深,终不能和平解决。

    “所谓一山不能冲二虎,荣安,我不能放你和你娘一起离开!你要走可以,我不拦你,你回你的合欢山,你娘这边我会照旧派人照顾的!”

    荣安冷冷一笑,反问道:“我娘已病重,大夫都说医不好,你照顾?你怎么照顾?”

    “放肆,安儿,你怎么和皇上说话的?”就在这个时候,荣安和玄垣的面前,突然多了几个人。

    原来是本在内室静养歇息的老夫人,也就是荣安的亲娘,察觉到了今日别苑里的紧张气氛,后来逼问侍女,从侍女的口中这才听说了今天外面的状况,她忧心忡忡,很担心会出大事,所以这才令侍女扶自己下塌,硬撑着来到前厅。

    同时跟着的,还有苏轻言。

    “荣安,对不起,我没能拦住!”

    “娘,您身子不好,快回去歇着吧!这儿的事儿子会处理好的。”荣安脸色极不自然,这么说,刚才自己的一番话,全被娘听去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当着皇上的面,你岂可如此放肆,你可真是糊涂呀!皇上让你回合欢山,你就马上收拾东西,带着轻言一块儿回去!我老婆子这边,不需要你留下来!”她开始冷着脸赶人。

    因为她也知道,这是唯一能救自己儿子的方法,而自己绝不能成为自己儿子的拖累。

    “娘,不,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放下您不管!”荣安剧烈地摇头。

    “你这个不孝子,你是要气死我么……咳咳……”这咳嗽的毛病,已经落下了病根,如今又动了肝火和怒气,咳得更是上气不接下气,十分难受。

    “娘,您怎么了?来人呀,快去再请大夫来!”荣安这时已经慌了。

    玄垣也不知所措,看来这老夫人病得的确不轻。

    老人却无力地摆了摆手,这个时候,她恐怕心中已然有数,就是再请大夫,再花钱,只怕也是治不好她这病根,她这身子越来越弱,已经感觉自己没有多少时日。

    “玄垣,如今你也看见我娘已经病成这样,现在,你还坚持让我抛下我娘不管,让我背上不孝之名独自回合欢山么?”荣安恨恨地瞪着身后的玄垣,哪怕这人如今的身份已经大不一样。

    玄垣神色闪了闪,在众人面前却不能失了自己的威信,于是冷然答道,“荣安,你当初既然已经决定抛下一切,那么就该彻底地舍下才是!如今这样子,才是拖泥带水,一点也不干脆!”

    荣安恨得咬牙切齿,这么说,这个人还是不肯同意让他留下来。

    “玄垣,算你狠!我只恨我当年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居然还是这么无心无情更无义的人!”

    当初这打拼来的天下,是他主动让出来的,让给这个人的。

    “咳咳……”老夫人面色发白,喘息艰难,只是枯瘦的手指,却紧紧地扯着自己儿子的衣襟。

    荣安愧疚地望着自己亲娘,后者则艰难地向她摇头,示意不要为了她不要为了留下来的事冲撞了皇上。

    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实在听不下去,愤然站出来斥责道:“真是大胆放肆!居然敢对皇上这般无礼!”

    如今玄垣早已经贵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国君,圣威不容任何人侵犯,哪怕是昔日战功赫赫的荣安荣大将军也不行。

    荣安无视那小太监的呵斥,却只关心自己亲娘的身子,“娘,要不儿子送您回去先歇着吧!”

    老夫人还是无力地摇头,“不,安儿,娘想多看一看你!”

    或许她也知道,自己的时日已不多,这破败的身子能撑到现在,已是不易。更何况今日这别苑里的异动,更让她受了不小的刺激,也让她不安。

    紧接着,从外面又冲进来几名带刀的大内侍卫,一下子就将荣安等人团团围住。

    “安儿……都是娘拖累了你……”老夫人虚弱无力的声音,在荣安的耳边响起。

    荣安含着热泪拼命摇头,“不,娘, 不是这样的。”

    “安儿……你听娘的话……带着轻言丫头远走高飞不要再回……”

    最后一个‘来’字,咽在了口里,终没有机会说出来。

    侍女大变脸色,声音颤抖,“老夫人!”

    一只手,无力地垂下,荣安呆呆地,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娘已然没了气。

    如五雷轰顶,谁也没料到,那位贵夫人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死去。

    荣安整个人更是如雷电击一般,久久喘不过气来。

    就连站了绝对优势地位的玄垣,也愣了愣,他这次过来,可没有想要怎么样的。

    “你都看见了吧?我娘死了,我娘死了,你该满意了吗?若不是你们今日前来这么胡乱闹一通,我娘也不能忧心如焚就受了这样的刺激,她本已经病重,你不知道吗?玄垣!”

    如今受了刺激和打击的荣安,恨恨地瞪着对方那个一身华贵的男子。

    “你这天下,当初怎么得来的?你不记得了吗?若是没有我,你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风光?”

    玄垣听到这里,脸色变得极其难堪,这些话正戳中他的软肋,或是说戳中他一直都暗自在意的一些东西,比如功名。

    “荣安,你一直都这么想的吧,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公平,都觉得自己就是个救世主,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神,对吧?我早知道,早晚有一天你都会不甘心的,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所以你一回来,一出合欢山,我才不得不加紧对你的防备,因为你对我的威胁实在太大!”

    这边,玄垣的侍卫已经同这别苑的侍卫打成一团,只有苏轻言还含着泪紧紧地抱着身躯已经冷下来的老夫人。

    “玄垣,你过来,我和你再说句实话吧!真正的实话!”荣安突然笑了,向玄垣示意,让他靠过来一点。

    周遭乱成一团,厮杀搏弈。

    但玄垣只认眼前这个唯一的对手,要说坐到如今这个皇位之上,怕的也只有眼前这个战神。

    但他也没有退却,慢慢地靠上前去,因为他想听这个人亲耳说,两个人之间的对峙,也是该结束的时候,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他们之间早晚都会有一场胜负分出来。

    何况,今日前来,他是自信的,因为他带的人多,他是有着绝对的优势地位,无论如何,都会是自己赢得最终的胜利。

    可就在那时,说时迟那时快,荣安却红着眼快速地从袖里抽出一把尖细的小尖刀,紧接着寒光闪过,那尖刀就猝不及防地捅进了对方的胸腹间,一切快得不可思议。

    “你,你怎么……我……”

    这位新皇,就这样慢慢地睁着不可思议的双眼,慢慢地倒下去,似乎到了临死之前,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敢相信对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杀了自己。看来,最后,他还是低估了荣安的手段,低估了亲情在他心中的位置和重要。当然,还有一件事,他也错估了,那就是这别苑之内,为数不少的侍卫,却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一顶一的高手,平时他们都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本领,瞒天过海。要不然,到关键的时刻,自己的身边,怎么连一个保护的人也没有?

    “玄垣,其实关于你的种种恶行,我早已经听说无数,我是隐居深山,但我却不是不问世事,每次去市集,我总会留意一些,所以听说的很多,民间积怨已深,但从前我能忍,是因为我觉得还没有必要和你撕破脸面,也觉得你应该可以做好一个圣明的君主,可如今,你实在是咄咄逼人,不肯给我荣安一条出路!我只不过想孝顺我娘,只不过想多陪陪她,可现在呢,我娘死了,要不是你和你的这些侍卫,我娘或许还可以多活几日,我也还可以多尽些孝道,所以你就下去为我娘陪罪吧!”

    尖刀凌厉的抽出,一身鲜红的血喷发出来,玄垣伤了要害,一刀致命,身子软软地倒下地,只是怕到死也不能瞑目。

    玄垣一死,更加群龙无首,本来宫中很多的侍卫平素里都是惧于他的威仪或是暴政,虽有怨言却也不敢声张,如今真正替他卖命的又能有几个,何况,别苑之内的高手越来越多。

    一切的动乱,很快就在别苑之内被控制住,原来这些别苑之内的侍从,也都不是普通的侍从,他们个个都是曾经的大内高手,武功一顶一的,并且训练有素。

    后来,苏轻言也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别苑里多出来的高手,并不是平素里就藏在别苑之内的,而是临时危难之际,发了信号之后,那些人从别苑秘密修建的密道里临时赶过来相助的。

    当然这条秘密修建的密道,连荣安也不知情,而是荣安的生母生前督促人秘密建成的,原本的用意本来只是想用来逃命的,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谁知后来手下的人秘密又联系了以前的一些旧部,利用起了这条秘密通道,为的也是怕有这么一天,可以相助自己的主子。

    所以,荣安刺死玄垣,控制住整个局势的发展,这实属是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了各种的有利时机。

    只是,却失去了一个亲娘,永远也无法再醒过来的亲娘。

    但荣安却不能沉浸在失母的痛苦之中,因为接下来他还有更重要的更多的事情在等着他。

    玄垣死在别苑的消息,被隐瞒了下来,但是这天下一统的大业,却不能群龙无首,不能没有一国之君,不然,下面那些蠢蠢欲动的小势力,又会再度兴风作浪,将好好的一个大统的天下,分裂成无数的小国,所以对外,却只能宣称玄垣是病重,然后宣昭让位给荣安,再接着,天下易主,由众望所归的荣安,重新掌控原本就是他辛苦打拼下来的天下。

    他登基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风光厚葬自己的生母,苏轻言一直陪着他,好在他最后身边还有她。

    又经过半年,仁政天下,如今的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人人称起这位广施仁政的仁君,都是赞不绝口。

    于是,朝堂之上,又有文武百官开始提议这位圣君要选秀女,广纳秀贤,充实后宫。

    荣安此时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直接回绝了选透女的提议,只不过立即下诏封了苏轻言为言妃的圣旨。

    至此,这位显赫一时颇负盛名的圣君,后宫里却从头至尾都只有一个妃子,也只有这么一个正主,自然皇位一位,也非苏轻言所属,开创了这个时空和这片大陆史上的先例,同时恩爱贤良淑德的美誉也传遍天下。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末页]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