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五十章 回归

春秋战国之乱世佳人 游离状态的猫 2016/7/6 18:47:34 7430 宽屏阅读
    当我到达了吴国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吴国与以前一样安静,一派祥和的样子。

    我的心中感慨,不管如何,不管是吴国还是越国战胜,都是战争,受苦的还是百姓而已,不过其他的我却不愿意管了,我终究是一个过客。

    来到了伍相国外面的宅院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正好看到了人迹,原来的烧毁的地方,此时成了一些孤儿的居所,原来的残存的那一些建筑,此时也被一些木头修补了一番,一些孤儿吃着乞讨来的食物,居然满足惬意。

    我笑了,大步离开。

    来到了吴国的都城姑苏,我考虑了一番,如果是要先杀伯噽的话的,势必会引起了乱子,毕竟那是一国的重臣,可是如果去姑苏台就不一定了,那里是夫差享乐的地方,并不是一天到晚的在那里的,总会有闲时间,可以让我救走夷光姐姐。

    事实也正如我想的那一样,姑苏台,虽然是因为越国的木材到来而增加了不少的建筑,可是主体上,还是以吴王的享乐设施为主的,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让太多的人前来观光呢,当然是重重的保护着,只有吴国夫差前来了,这一个姑苏台才算是活了过来,可是夫差也不是天天在这里的,他还要处理政事,还要巡视地方,身为国君,哪怕是再昏庸,可是也是有一些事情缠着他的。

    我拣了一个吴王不在姑苏台的日子,前去打探,几经周折,见到了夷光姐姐。

    再见之时我差点认不出她来,原来的贫家女的她,如今打扮的好像成了一个贵妇人,不过我们相见时的欣喜还是胜过了这一点惊讶的。我将此来的意图也与她说了,果然,正如之前少伯说的那样,她却是不愿意回去的。

    我说道:“我可不管,现在的我可以救你出去,怎么能忍心看你在这里受苦呢?”

    “其实,夫差的身体有毛病,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人道的,我怀疑他的儿子也是过继而来的,而我与他平时的享乐也根本没有让我受到实质的损坏,所以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哪怕不是为了少伯,而为了我的父母,我也希望越国可以胜吴国,这样的话,我的家乡的人也不会再过那样的苦日子了。妹妹你我以前洗衣为生的生活,我也不愿意其他像我们这样的女子,再去做,而是可以安心在家相夫教子,而不是去河边抛头露面去洗衣服挣饭吃……”

    我心中一暖,她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洗衣的事情。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以前那一个一心系在了少伯的身上的女子,如今竟然有了如此高尚的情操。

    我不如她。她也不愧为历史上有名的西施。

    我待再劝,可是她的意思却是很坚决的,我说道:“不管历史如何,我都要救你,大不了以后让菼执再送一批财物给伯噽,让他进谗言不就可以了……”

    “妹妹你又说傻话了,别以为姐姐不知你的来意,你是来杀伯噽的吧,到时哪有人来救越国呢,伯噽不是好人,但是有他在,可以让吴国加速灭亡,妹妹你听我一句话,放过他吧……”

    “什么?”我猛然坐起,我没有想到,她竟然让我放弃了报仇,如果我真的放弃了,让我那从未谋面的生母如何想,让我那养母小姨的死如何回报于他?夷光姐姐,你还是夷光姐姐么?

    可是,我却还是坐了下来。

    她说的也没有错处,是的,伯噽是一个大**臣,可是,却是因为他的关系,菼执与少伯才得以回到了越国经营势力,也因为他的关系,吴国才加速了灭亡,也正因为他的谗言,伍相国这一个忠臣才会被赐死在家中。伍相国救了我几次,我不能不救他,可是,我要救他,就要杀伯噽,可是杀了伯噽,就是害了越国的所有的人。

    我不是政治家,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以更多人的利益为先,还是以我的利益为先,可是我知道,我不是圣人,我不是阿青姐姐与猿公那样的圣贤之人,可以不在乎一切外物,应手而取,随手放下。

    因为,我放不下,放不下这一段仇恨,可是,我也放不下越国。

    更放不下,我与母亲一起生活的,诸暨苎萝西村。

    还有那一条我与夷光姐姐一起洗衣的小溪,我不想让溪水变成染红……

    看到了我的犹豫的样子,夷光姐姐也没有再劝,我也感激她为我留下了这一点点的思考时间,如果她执意再劝,我估计会产生逆反的心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可是这时我想到了很多,杀伯噽真的值得么?那越国怎么办,菼执怎么办,少伯怎么办?

    “滢儿,你的心乱了,还是去外面走走吧……”

    我跟着她,在这姑苏台的夜色中,逛着园林。夷光姐姐说道:“这里的宫室都是用越国的木材建造的,每年为了砍伐这一些木柴,许多越国的汉子们,宁可不要工钱,也要前去,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让他们的家人可以安稳生活的事情……滢儿你看,那里的珠光宝气,其实那墙上镶嵌的珍珠,也是我越国的渔人出海打捞的,每年为了得到这一些宝物,有成百的人下海,却有一大半的人葬身鱼腹,再也没有浮上来,自从知道了这里的东西都是来自于越国的,我住在这里,好像是住在家中一样,可是想到了无数为越国而死的人,我的心里却是于心难安的,这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我想到了很多,如果重来一次,让我早早的知道少伯是欺骗……是哄我的,我也会过来的……这是我的天职……”

    我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我明白,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为什么非要是她?

    为什么,我的好姐妹要过来以身饲虎,为什么,我却无能为力?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原来应该是我仗剑而行,在宫中解救了她,她欣喜的与我偕手出了姑苏台,期间我们转战四方,打退了吴国的追捕的士兵,然后顺利的逃出苦海,可是为什么在这时我却难以置信的起了让她留下的念头,她说的没有错,是我的自私,可是自私不对么,我难道就应该心安理得的看着她在这里再待十几年,将自己的青春消耗在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身上么?

    我不能,所以我要救她。可是却是违了她的本心,这是她的选择,我却没有办法阻止,明明看着她在火海之中舞蹈,可是我只能带着泪为她而祝福为她而笑……

    我想起了一事来,说道:“其实,少伯虽然是骗你的,可是,这一次我来之前,他却让我告诉你一句话……”

    我将之前的事情与她说了,果然,听到了少伯托我带来的承诺,她的泪水也掉了下来,于是哭了出来。

    “有他这一句,就够了……”

    她哭着哭着,声音也大了起来。终于惊醒了外面的守卫,于是有人喝问一声。夷光姐姐赶紧的收声,说道没事,然后抹了泪对我说道:“滢儿,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吴王把这里看的很紧,待会士兵就会前来盘问了……”

    我应了一声,不放心的看着她,她挤出笑来,挥别。我也强笑了下,跃墙而去。

    我知道,这一去,可能许久都不会再与夷光姐姐相见了。

    来到了外面也没有惊动任何士兵,这让我对于自己的功力更加自信。相信这样的功力足以前往伯噽的府上了。

    可是当我来到了伯噽的府中,总算盘问出来对方的居住的地方之时,却意外的听到了了熟悉的声音,竟然是阿飞的声音,我的心中一愣,难道我离开边境之后,他被抓来了这里么?我的心中一动,于是便折返了方向,向着声音的来处寻去,可是来到之后,意想之中的天牢,铁铐等事物都没有看到,却发现他正与一个男人争吵。

    我一愣,那对面的男人,分明就是伯噽。

    之前刚刚来到吴国的时候我在朝堂上见到了他,此时我应该跳出去一剑了结了他才是,可是想到了阿飞居然在这里,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好奇,心想不如听听也是好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伯噽与他说的竟然是我的事情。

    原来阿飞知道了之前我来到了这里是伯噽刺杀不成,才逃出去的,结果才遇到了他,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为了我而来到了这里质问伯噽,我的心中一暖,再听下去,才知道了阿飞的名字。

    “居然是永飞,阿飞的名字,我似乎是在哪里听说过?对了,是在母亲之前的念叨之中听说的……”

    之前母亲昏迷这中,呼唤的就是这一个名字,不过让我意外是,她一直的没有机会与我说起这一个名字是谁。后来忽然得到了噩耗,我也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一面。

    我的好奇心大起,便继续听了下去,可是没有想到阿飞的怒吼,让我知道了他的身世。原来他竟然是伯噽的儿子,不过却是私生子。当年伯噽本来是与我母亲在一起的,而我母亲的妹妹,却是他后来才相识的。后来我小姨为他生了孩子,便是永飞,按说我要叫他哥哥才是。

    当年小姨还是未嫁之身,刚刚生了永飞,便得知了伯噽的真实的身份,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伯噽竟然是抛弃了她的姐姐,而他之前就有着许多的妻妾,而他勾引了她的姐姐之后,打听到了我母亲还有一个妹妹,于是这才起意寻找,在外面以一个学子的身份来引诱了她。

    最后生了孩子,伯噽自然而然的也就疏远了她。可是在这时传来了消息,我的生母因为伯噽而重病垂死,可是伯噽根本不管不问,她的心里凉了,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出嫁就与人幽会,居然遇到的却是不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而她怀着愧疚之心,于是便带走了姐姐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前身。

    可是自己的孩子却在途中被掉落,当得知了那孩子是自己在外面相识的女子扔的之后,伯噽心中一动,不知道怎么就善心大发,收养了下来。称为义子。

    而小姨也伤心自己居然把自己的孩子弄丢了,从此念念不忘,可是却也一心的照顾我,从此离开了吴国。带着我在苎萝村西村生活了下来。

    而后来,永飞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从此心灰意懒。毕竟他本来就是一个调皮的人,得知了自己的父亲的品性,于是便羞于为伍,可是后来知道了伯噽是他的生父,这一份羞耻是再也抹不去的了。于是便不再常住在府中,反正四处交流,直到后来遇到了东皋公,神医见他聪明,便收为弟子,他便住到山谷之中。再后来时常学剑,更是少有回家了……

    可是这一回,我离开了之后,他左思右想,还是回到了府中,于是常常的与伯噽吵架,可是伯噽见他现在的剑法超群,哪怕身握重兵,也不敢得罪,只是一心的想要利用他,便拿父子之情来劝,于是就有了我遇到的这一幕。

    我一下子跳出来,一剑刺了过去。

    果然如我所料,阿飞一下子用剑挡住了我的剑,我却趁机用石块塞进了伯噽的嘴里,不知道磕掉了他几颗牙齿,我如今的力量可是很大的。阿飞一怒正要刺剑,可是再一看,原来我用的是一支竹剑,他认出了我来,惊喜若狂。

    我说道:“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了么?”

    “什么知道了?”

    他一愣我这才反应过来,也许他只是得知了自己的母亲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那未谋面的母亲,原来还有一个姐姐也被伯噽抛弃。

    我便说道:“其实,你的母亲,便是我的小姨,她临死之前还一直念叨着永飞这一个名字。可是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哪里却不能前去相见,因为她知道儿子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物……”

    “什么?”永飞一呆,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一脚踢翻了伯噽,将他的嘴塞严实一些,他的惊恐的目光,令我心中大快,想到了母亲与生母的遭遇,不禁再踢了他几脚。他虽然是**臣,可是当年也有辉煌的过往,本身也是城府深的人物,大约是知道此时不宜大叫,于是便用哀怨的目光看着儿子……

    看到阿飞脸色也有一些变化,我便将我知道的真相说了出来,当年尘封的往事,由我款款道来之后,伯噽的神色却有一些茫然,我的心中一阵悲哀,母亲啊,你们知道么,原来他连你们都已经忘却了……

    可是伯噽终于还是想了起来,他挣扎着要说什么,我知道他是想要借父女之情来劝我了,可是我怎么会理睬他?当下就拔出鱼肠剑,挑断了他的手筯脚筯并用暗劲废了他的第五肢,我潜修这么久,外功速度也许不及阿飞,可是内劲却已经远超于他。他也没有察觉出来……

    看着伯噽的猪肝色的面孔,阿飞说道:“唉,我还是离开吧。从此他便是废人,你的大仇虽然报了,可是这些年来他虽然对我不好,可是也于我有收养之恩,我还是不掺和了,从此潜心学医吧……”

    不知道为何他心灰意懒,竟是不再管了,我心中想到了夷光姐姐的恳求,知道伯噽活着,对越国是最有利的,虽然他是一个**臣。

    于是我便说道:“我已经废了他的五肢,从此他再也不能祸害良家女子,只能干看着,也是一种报复了,不过,如果以后再有传说他欺骗女子感情,我自会前来割了他的脑袋……”

    我也随着阿飞跃墙而去,一同纵跃出府,至于多久之后伯噽才被人发现,就不为我所知了,不过此后也果然再也没有听说他强占外面女子的传说。

    我与阿飞在城门分开的时候,他还在疑惑的问道:“滢儿妹妹,你你说的第五肢是什么意思啊,为兄学医多年,只听说四肢与六阳魁首,难道一个人有五肢么?你是不是把头当成了第五肢了啊……”

    我一个女子怎么好意思与他解说,便不再去理他,我们分别,他出宫回山谷中去了,而我准备见一见伍相国。

    虽然,对于越国的人来说,伍相国是一个可恨的人物,可是对于我这一个穿越而来的人来说,伍相国却是一个值得敬佩的老人。他也救过了我的性命,还不止一次。

    如果是那一些以民族大义为至高的宗旨的人物,此时哪怕对方于己恩义再重,也会大义灭之的,可是我却不同,我只是穿越而来,若不是母亲与我相处的时间长,我也不会管这一个身子的家里的事情的,说到底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对于我来说,伍相国救我的事是抹杀不掉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见到了白发苍苍的他,将我所知的历史说与他听的时候,他却摇摇头,说道:“滢儿姑娘,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告知于老夫,如果老夫计成,越国势必因此而灭亡了,岂不是害了你的亲人?”

    “可是,你救过我的性命,我不能这样看着你被冤屈而死?”

    “你既然会知道,那么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即使是老夫一时间接收骂名,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夫只知道,先王待我不薄,我的这一条命就是先王的,哪怕他的儿子不肖,可是这也是……唉,这是命啊……”

    我问道:“难道您不想改变这命运么,早早的归隐不就好了?”

    他摇摇白发苍苍的头颅,说道:“不好,不好。”

    “什么不好的,不就是吴国的事么,反正将来也会灭亡的,不如早早的退隐,留下清名也就是了……”

    “虽然不知道姑娘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的,还有那天书之说也是难以置信。可是,不管如何,老夫这一把年纪,难道还会在意一死么?老而不死,说的就是我了,哪怕老夫早早的退隐,伯噽也会进谗言,那时更是没有防备之力了。所以权利在手,才可以多活一些时日……”

    “我或许可以保护相国大人一阵子……”

    “不不不,你误会了,老夫只想,将自己的家族中,那一些可堪造就的子弟,早早的送出去,然后将一些嚣张跋扈之徒,留下来陪老夫一死就行了。反正你也说过了,未来是这样的,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倒不如以我一腔热血,酬谢先王……”

    我苦劝半天,他身为一朝重臣,口才厉害,愣是劝他不住。

    我也只好离开了伍相国府,看着府外的老人白发在风中飘扬,我挤出笑来,这一走,怕是再也难以遇到了这一位可敬的老人了。也许,死亡正是他所追求的,他求仁得仁,将来只要在史上留下清名,这一世便是圆满了,可是我呢?

    我的圆满在哪里呢?

    我想到了和氏璧,刚才也向伍相国打听了和氏璧的消息,可是意外的得知,那块宝贝,可能就在晋国国君的手上,不过这就是传言而已,谁也不得证实的。

    回到了越国,我又见到了阿青姐姐,她之前教剑之时,自己整理了心中的剑法,居然心境大进,又有所得,于是一直的没有出去访友比剑,我真是羡慕她的生活,可以只认准了一个事情,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而我呢,我的回家的目标,却是一直没有实现的可能。

    那一块玉,寄托着我的思乡之情,却是一直的没有消息。这样的宝物,自然而然所有国君都会秘不示人的。也少有后来完璧归赵的故事传出来的。我是不再指望了。

    我重新回到了苎萝村。

    我在这里住了下来,当初我与母亲住的房子,如今早就有别人往了进来,我连最后一点牵绊,竟是也没有了,而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夷光姐姐的家中走出来一个男人,赫然是少伯。

    “你怎么在这里?”

    “夷光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在这里,我对不起她,只好替她侍奉双亲,不过他们不想进城里生活,只愿在这里等候夷光,又不愿意接受我的财物,所以我便教了他们制陶的手艺,将来我也会扶助他们在这里做生意,毕竟我也是生意世家出身,相信可以让他们成为一代巨贾的……”

    我心中一动,却是想不到,后世大名鼎鼎的文财神陶朱公,竟然是范蠡一时间兴起弄出来的,估计是他也想不到,自己现在的教人制陶器,后半生,却是轮到了自己来制陶了吧……

    不过他洗心革面,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在夷光姐姐的家中过了一夜,可是在第二天我要离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菼执竟然前来了。

    见到了我,他说道:

    “滢儿,我想通了,不管如何,我也要与你在一起,王后那里自有我去说的,你还记得这一件衣服吗?”

    我一看,却认出来。这是母亲当初传给我的红嫁衣,想不到被他找到了。

    “滢儿,可以让我为你披上嫁衣么?我不是越王勾践,只是一个想要追求幸福的小商人欧阳菼执……”

    我摇摇头,说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余音未绝,而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听着耳边的风声,我的泪水也掉了下来,不是不爱,却是有缘无份。就让这一份感情埋葬在风中吧。

    当眼泪被风干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阿青姐姐的家中。

    从此我与她一起研习剑法,我们的剑法大进,创造了不少的剑法记录下来。我不知道自己的这样的举动,竟然会在此处留下了许多的传说,使这里成为后世的武林中人心目中的剑宗圣地。可是我知道,除了回家,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追求的了。

    甚至是剑法。

    当我能与阿青姐姐战成平手的时候,也已经过了七年。

    这七年来,我们一起进步,我固然进步匪浅,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是我却最终追上了她。这一年,夫差参加黄池之会,与晋国国君议事,而越国的探子也传来了消息,原来那和氏璧果然在晋王的手里。

    我心中一动,便只身前往吴晋两国会盟之处,黄池之会上,我仗剑闯入晋王的驻地,威胁晋王交出了和氏璧,竟然竟然的在里面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能量,这不是我修炼而来的功力,可是我直觉的感到,离开的契机,就在这天生的宝物上面。

    和氏璧在手中渐渐变暖,我知道,我离开的时间就要到了,我拼命的往回赶,希望可以见到阿青姐姐,用这一件宝物,带她也离开此地,让她享受一下现代的生活。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到达了一片僻静的山谷的时候,光芒一闪,我的眼前的视线模糊了。

    随后,我猛的睁开眼来。

    叮铃铃的闹钟还在响着,我一看,不禁愣了,这里正是我的家,我回来了?

    之前的一切,是梦么,还是真实的?可是,我的关于剑法与内功的记忆,却是那样的真实。我看了看墙上的挂历,赫然发现,已经车祸发生的一年之后了,难道,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与真正的赵滢,只是换了一下身子而已,现在我回来了,她回去了?之前我到春秋战国时,也有着她的记忆,现在她在山谷中醒来,也一定会有我的剑法的记忆吧,物事人非,希望她不会太伤心,我也只有祝福了……

    这时,有人敲响了我的门,我听出来这是哥哥的敲门节奏。正以为他会进来吵我,可是却又听到了他啊的一声痛呼,我知道,这是妈妈在拧他耳朵。果然,随后就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你做什么呢,小菲自从车祸好了以后,神智就一直不清楚,你万一把她吓成了植物人了怎么办?你爸现在头发都愁白了,每天晚上翻医书找秘方,你还这么不省心,给我老实工作去……”

    “妈,我不就是想看看么,妹妹最近好多了,说不定哪天就清醒来了呢!”

    正在这时,门忽然开了,我走了出来,满脸泪水。

    “妈,哥哥……”

    (大结局)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末页]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