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Chapter 32

邻家有男悦我心 泠兮 2016/7/24 14:05:37 5262 宽屏阅读
    赵越看着夏程程的睡颜非常的无奈。你说家里面那两位太后真的是被她们接受了也不是,不被她们接受也不是,这是要闹哪样才行啊。赵越叹了一口气,开车往公司开去。路上,赵越倒是在思索另外一件事情了。既然双方的家长都已经同意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要有点动作了呢?嗯……可是这么快会不会吓到她了呢?赵越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公司了。

    因为考虑事情考虑得太深入了,赵越已经忘记了要把夏程程叫醒这件事情了,直接就把她抱上了公司。于是一大早来公司上班的员工,看见他们老大抱着熟睡中的设计顾问夏程程小姐,若有所思地走进了办公室。

    阿May看得下巴都掉了,嗯……她是知道老大和夏程程谈恋爱的事情的,可是这两个人不是一直都十分低调吗?怎么今天老大居然会这么高调?神啊,她应该是在做梦吧。阿May掐了身边的人一把,人家立马就用水汪汪的眼神看着她,阿May明白了,老大今天肯定是疯了。

    这边,赵越把夏程程送到了办公室,然后出来,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天啊,等一下程程醒过来肯定是要把自己掐死的,算了,他还是出去躲一下吧。

    赵越正要出办公室,就差点撞上了正要进来的阿May。赵越被吓了一跳,以为是夏程程来找他麻烦,定睛一看是别人,这才放心。“阿May,人吓人是会吓死的人的,你知道吗?”

    “我又没有故意吓你。”阿May眼中地翻了一个白眼,她还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吓唬谁呢,“老大,你今天就这么把夏程程抱进来了,这么说夏程程就是我们未来的老爸娘没有错喽。”阿May笑得有些揶揄,这两个人的进展也忒快了一点,他们这些做员工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在一起了。

    “呵呵……”赵越难得笑得有点傻,“差不多是这样吧。”

    阿May再次翻了一个白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差不多是这样。我说赵越,你该不会是是在玩弄人家女孩子的感情吧。”

    “哪能啊。”赵越一听到阿May这么说,立刻急了,“家长都见了,我怎么可能玩弄她的感情呢?再说了,我们好歹也合作这么多年了,你觉得我像是这样的人吗?”

    阿May上下打量了一下赵越,有点邪恶的地说:“如果不是你喜欢夏程程,我真的怀疑你是个gay啊。”

    赵越一头的黑线,有没有搞错?他那么正常的人竟然会让人怀疑是个同性恋。天啊,什么世道。赵越不知道的是,这个社会就是已经扭曲成了这样,好男人不是已婚就是同性恋。像赵越这种优质男,平时洁身自好,没见和哪个女有过什么,真的很让人觉得他的性取向不正常。

    “阿May,一大早的,你可不可以不要恶心我啊?我承受不起。”赵越嘴角抽搐。

    “好啦好啦,我不恶心你了,我是想来问问你今天你把夏程程光明正大地抱进来到底是要怎么样啊?宣誓主权?还是你最近皮比较痒,想要她打你一顿。”阿May虽然在公司中的职位不是很高,但是是赵越最信任的人,从平时赵越没空的时候就把公司交给阿May看着可以看出赵越对她的绝对信任。不过阿May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因为这样是很累的。

    说到这个赵越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刚才在想事情,忘记了,等会儿程程醒过来知道我把她抱进来,她肯定来找我算账的。“

    “哈哈哈……”阿May很无良地大笑,“赵越啊赵越,你还没结婚呢,就已经怕程程怕成这个样子了,以后要是结了婚你说你该怎么办啊。”要是以前,阿May绝对不会相信赵越是个妻管严的。但是现在,她不能不相信了,你说夏程程明明是一个这么无害的人,赵越怎么就这么怕她呢。

    赵越在阿May的笑声中越来越囧,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赵越也是最近才发现他很怕夏程程生气的。那妞生气起来不是那种闹得不可开交,而是安静得过分啊。再说了,夏程程她家的太后平时对她是粗暴了一点,但是也是可以看得出是一个护短的,如果被她知道了,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他家的太后,现在是越看夏程程越顺眼,要是两大太后知道自己把夏程程给惹火了,赵越预测到自己的下场是会十分凄惨的。

    “你别笑我了,我有点事情要问你。”赵越很苦恼。

    阿May才不相信他会有什么正经事会问自己呢,大概是一些感情上的问题,所以阿May继续用那种揶揄地表情看着他,“你平时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人,怎么和程程的事情想问我啊,进去说吧。”说完阿May自顾自地就走进赵越的办公室了,宛如她才是老板的感觉。阿May被这种感觉暗爽到。赵越还在纠结呢,哪里想得到阿May会想到这么多东西呀。

    “你说我现在向程程求婚会有什么后果呀?”赵越关上办公室的门之后问道。

    “哈?”阿May怎么都没有想到赵越会问这个问题,“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赵越快哭了,一脸无奈地看着阿May,“你觉得我现在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赵越十分惆怅,“虽然我和程程正式交往只有有半个月,但是之前我和她就已经很熟悉了,而且昨天我们都见家长了。她妈很喜欢我,我妈简直就是把她当做宝了,我觉得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但我就是怕吓到她。”

    阿May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们这样到底算是按照正常步骤来呢,还是闪婚呢。可是见过双方的家长了,应该也不算乱来了。半晌,阿May才很头疼地回到。“你们这个节奏我还真的是一点都跟不上,不过,如果你真的爱她,早一点或者迟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她这次拒绝你了,你再跟她求多几次婚不就好了吗?”

    “对喔!”赵越恍然大悟,“我相信,程程一定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的。”赵越一把握住了阿May的手,“太谢谢你了,今天公司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就去准备准备。“说完赵越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喂——”阿May真的很想抄起凳子就扔过去,什么叫做今天公司就交给你了,那孩子最近是不是太过分了,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好吧。不过,他们能走在一起也是一件好事。阿May正准备帮赵越处理一点事情,赵越突然间又回来了。

    “阿May,我们公司的那个什么东西在哪里呀?”赵越十分捉急地问道。

    什么东西,你当我是你肚子里面的蛔虫吗?阿May决定自己还是不要理会这个被幸福冲昏头的男人了。赵越大约也知道自己问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家能回答的问题,立马就住嘴不再问了,然后再整间办公室中翻箱倒柜地寻找,总算是在保险柜里面找到了他要的东西,赵越又奔了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阿May看着已经完全凌乱的办公室,心情比这办公室还要更加凌乱。人家说谈恋爱的女人是傻子,原来要求婚的男人也是傻子呀。阿May顿悟了。

    一整天赵越都没有再出现在公司里面。夏程程自然醒的时候是下午两点。醒来的时候她还有点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在办公室里面了,等到想清楚了是怎么一个前因后果之后,夏程程怒火中烧,跑去赵越的办公室找他算账,但是赵越居然不在办公室里。随后夏程程又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前台,恭候赵越,弄得前台的接待小姐各种心惊胆战。这可是未来的老板娘呀,她和自己都在这里到底算什么,但是直到下班,赵越都没有出现。

    阿May觉得求婚这种事情还是要对方不知情比较好,所以阿May很坏心眼地没有告诉夏程程他家赵越是去干什么了。一直到下班的时候赵越依旧没有回来。夏程程从刚开始的怒火中烧变得十分地担心他,然后,现在急得就快要哭了。

    “程程,下班了,我送你回去吧。”阿May很温柔地对夏程程说,其实她心里已经把赵越骂了好几百遍了,那个该死的赵越竟然打电话叫她把夏程程送回家。谁都会到,她们住的小区一个在城市南边,一个在城市北边,赵越那丫的存心给自己找麻烦。

    “部长啊,你说赵越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他怎么一整天都不联系我,我打他电话他也没有接。”夏程程都快要哭了。

    阿May汗滴滴,要不要这样,只是求一个婚而已,不要搞得像人间蒸发一样。“他只不过是去处理一点事情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回家等他吧。”阿May硬着头皮安慰夏程程。摔——她说过很多不靠谱的话,还是第一次说这么不靠谱的话。

    “嗯!”夏程程心中是知道赵越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但是她就是担心,所以现在阿May的话相当于就是给她一颗定心丸。

    阿May开车把夏程程送到她住的那栋楼下。夏程程向阿May道谢并道别,正要上楼,阿May突然叫住她,“程程,等一下。”夏程程很不解地转过头看着她,“想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要太过惊讶,其实有时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阿May说了一些夏程程不是很明白的话,然后就开车走了。

    夏程程想着那段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往楼上走,走到他们哪层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变了一个样,到处都用蕾丝装扮起来,很好看,简直就跟梦境一般。夏程程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她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的家门,还好钥匙扭得动,但是,这外面的布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打开门,一阵花香传了出来,家里摆满了夏程程最喜欢的蓝色妖姬。她家的布置也完全变了一个样,客厅里面的沙发茶几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秋千。夏程程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梦里,好不真实,这就和自己童年的梦一样。

    突然间夏程程房间的门开了,赵越一身王子打扮,走了出来,手上还捧着一双高跟鞋。他笑意盈盈地走到夏程程面前,优雅地蹲下,为夏程程换上美丽的高跟鞋。

    赵越抬起头依旧笑着看着她,“亲爱的夏程程小姐,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我一生的挚爱,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赵越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盒子,缓缓站起来,在夏程程的眼前打开盒子,有点紧张地问道:“程程,你愿意嫁给我吗?”

    盒子里面是一枚过分耀眼的钻石戒指,夏程程有点不敢置信,赵越竟然会向自己求婚。“赵越,你……”

    “程程,你是不答应我吗?”赵越有点着急,他真的很害怕夏程程会不答应他,“程程,我知道,我们交往的时间很短,但是,我觉得我们已经相处了很久了,已经足够相互了解对方了,而且我们也取得双方家长的同意了不是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是那种花天酒地的男人,你看——”赵越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我今天去把公司法人代表的名字改成了你,公司现在最多股份的人也是你,还有,你记得吗?上次我们一起去看的那栋别墅,现在上面的名字也只有你了。程程,你看我把我的所有财产都交给你了……”赵越可怜兮兮地看着夏程程。

    “额……”夏程程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赵越现在的样子摆明了就是要自己答应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他的老婆了。

    “哎哟喂,夏程程,赵越这么好的男人,身家都交给你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张女士实在看不下去了,和刘红一起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一巴掌拍在夏程程身上,抢过赵越手上的戒指,直接就戴在了夏程程的手上,“好了,赵越,我替程程答应你了。”

    “亲家母,好样的。”刘红就是喜欢张兰这股子爽快劲儿。

    夏程程有点天雷滚滚,这是自己一辈子难得一次的求婚场景,怎么就这么逗比呢?

    但是赵越却一点喜悦都没有,因为夏程程完全就是一脸纠结的样子。

    “程程,你不愿意吗?”赵越小心翼翼地问。

    夏程程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更加汗颜,好半天才说,“其实我也不是不乐意啦,我只不过是被我妈汗到了而已。”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赵越眼前一亮,有点不敢置信,天知道,刚才他真的很紧张,就怕夏程程不答应,这比他平时谈生意还要困难。

    夏程程脸红了一下,很肯定地点点头,“嗯——我答应。”夏程程现在明白刚才阿May和自己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何必去在意两个人交往是长还是短,她和赵越的缘分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从第一次在微信摇摇的相遇,再到社区大会的初遇,现在的见家长,其实他们也是按部就班的不是吗?

    “太好了!”赵越不顾两位太后还在跟前,一把抱住夏程程。“程程,你知道吗?你是我最看重的一笔生意,也是我赌注最大的一笔生意,谢谢你没有让我输掉。”

    额……夏程程有点泪流满面了,赵越,你的比喻实在是太形象生动了。我服了你了。

    刘红和张兰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眼前的恩爱戏,一点避让都没有。

    刘红拍了拍张兰的肩膀,“亲家母,你放心吧,我一定把程程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亲家母,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张兰握住刘红的手,“我家程程什么都不会,以后就靠你儿子既当丈夫,又当爹了。我也会把你儿子当做是亲生儿子的。”

    “亲家母,我相信你。不过我们现在是不是要给他们确定一个结婚的日子了呢?”刘红想到了更重要的。

    张兰想想,也觉得是,“亲家母我觉得这种事情就应该趁热打铁,我记得我前几天看了一下黄历,这个月月底就是黄道吉日,您看……”

    “是吗?”刘红很惊喜,“你确定吗?我觉得,婚礼这种事情就是要越快越好,我们现在就去合计合计,尽快帮他们把婚事给办了,然后我们就去旅游怎么样。”

    “亲家母说的是……”两个逗比的妈妈一搭一唱的走进房间里面商量她们的事情了。

    等到她们关上房门之后,赵越和夏程程才猛然明白她们刚才说的是什么。天啊——妈——要不要那么急呀。

    但是无论怎么说,赵越和夏程程还是在家中两位太后的安排下在下个月的月初结婚了。结婚的蜜月旅行赵越带着夏程程去了欧洲的几个国家,基本上就把公司丢给了阿May照看,阿May气得差点没跳起来。

    张女士和刘女士在他们婚后就满世界的乱飞旅行,两个人就像相识了很多年的闺蜜一样,无话不说。

    让他们所有人都惊喜的是,夏程程和赵越旅行回来之后,夏程程就怀孕了,于是,两位太后也不旅行了,就在家里照顾夏程程。赵越更是不允许夏程程工作,安心养胎。

    直到九个月后,夏程程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孩子,一切也算是圆满了。

    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末页]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