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结婚进行曲

绝望纠缠 绝情死猪 2018/5/1 11:17:25 4380 宽屏阅读
    “听说了吗?咱们乾坤教的虎护法,明天就要成亲了——”窃窃索索的声音遍布乾坤教不是一天两天,只是这次不论是规模,还是人数,都不是与那些名不经传的小道消息可以比拟的。

    这不,一个路人甲在庆祝虎护法归位的宴会上,借着酒力,大声跟身旁同样醉得乱七八糟的同僚乙,闲话家常着。

    “听说了,听说了,据说,这次成亲的名字不是‘成亲’,而是……而是叫什么结什么魂,现在‘年轻人’越来越会搞了呢!”一个看上去年纪半大的青年乙硬是要装成熟,尽管他难得地记住了“结婚”这个新兴名词,但是智商不足又没有好好学习的他却将“hun”的字音给硬生生地咬错了。

    “……那那,野露的那些多出来的丈夫候补军团,怎么办?”突然插进来的醉鬼丙道出了他所担忧的一件事,也是攸关乾坤教生死的重大事件。

    话说,现在已经隐匿江湖的乾坤教里,它所有的教员当中约有百分之四十三点一四是隶属于乾坤教门下的。

    如果这些人全数退出乾坤教的话,那将会是一次最为严重的人才流失,使得原本就不具备绝对防御的该教受到更加严峻的重创。

    就算乾坤教的教主和副教主都是怪族人类,但是数量稀少的妖族人类依然是该教的主打人员,所以攻击乾坤教的其他教派只要来个人海战术,他们就会game over了。

    然而,那些普通教员不知道的是,野露的丈夫候补军团的成员在得知他们的“女王大人”最终选择的丈夫人选的时候,都纷纷以他们独特的方式,来表达各自的祝福之意。

    后来,野露和苍逸才知道,在他们走后,千里联合迢迢,然后说服固执的衣吼,他们一起废除了“三将制”,并且几乎每天以“洗脑”的方式,让那些不服输的“强者”,接受苍逸作为他们男主人的残酷事实。

    这个工作意外的适合千里,因此他每天都在众多的惨叫和shen yin声中过得异样的“充实”和愉快。

    回归正题,急吼拉吼地在回到随界的第二天,便提出想要跟苍逸结婚的野露,却在结婚当天上午,无比地后悔。

    当然,那并不代表作为新郎官的苍逸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而是——

    “叩——啦——怎么还没有好啊?我的脸不是调色盘啊——呀——呀——”一向好动的野露在化妆间跺着脚闹腾着,从不知化妆为何物的她要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坐三四个小时化妆师摆布,而站着的时候,还要给服装师摆弄,的确有点难为她了。

    而喜娘和媒婆从刚刚递过来一只大红苹果,要野露小心捧着,在化妆的空档间,在新娘身上撒着类似盐巴的东西,虽然那玩意儿比真正的盐巴漂亮的不止一倍两倍,但是野露那可见一斑的糟糕心情,那些在她身上的闪亮玩意儿再漂漂,也只是普通的劣质“盐巴”而已。

    目睹着新娘太阳穴上的十字路口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新娘身旁的专业人员,即使是被吓的冷汗淋漓,但是手头上的功夫却一点也不含糊,依然故我地该弄的弄,改穿的穿,该撒的撒。

    而另一边厢的新郎官苍逸这边的情况则显得普通的多了,与新娘那边的情形几乎相反,被惊吓的是作为这场婚礼的主角之一的他。

    起先是要苍逸喝下一碗极为苦涩难喝的汤药,接着就是搏命一般的驯兽,仿佛马戏团表演班的钻火圈,走钢丝,把伴郎三十逸搭进去的空中飞人,同样与搭档三十逸表演小李飞刀,当然新郎是被射的那位。

    史上最为憋屈的新郎官——苍逸在心底深处偷偷地抹着无形的泪珠,暗道:“这到底是搏命还是要结婚啊?”

    而在他所看不见的地方,两位负责新郎官各种事宜的男人正在“含情默默”地相互比着手势。

    “很好,继续!”左边的男人用手语指挥着,显然地位右边的人高。

    “老大,接下来,我们再来跟他玩啥呢?”右边小弟一样的男人同样用手语请示着。

    “笨,你不会自己想啊?要知道跟着老大我做事的人,将来是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不要什么事都要靠我,自己开动脑筋想想吧!”右边的男人显然没有想出接下来的玩法,却又不好意思承认,因此他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向着另一个男人踢着“足球”。

    “小弟明白,小弟一定不会辜负老大的期望的!”夸张地敬了一个不是很明显的军礼,右边像是小弟一样的男人,立刻屁颠屁颠地出去寻找玩的,哦,不对,是结婚准备用品(?)了。

    这时,我们的男猪脚才有了得以喘息的机会,只是现在看他到处张望,草木皆兵的孬种样,明显是即将玩坏的迹象。

    毕竟,这么恐怖到发指的婚礼准备不是每一个正常男人所可以忍受的,而且这还是准备也!

    到了婚礼的正文时候,不知道还有什么令他惊悚的事情发生呢?

    想到这里,苍逸脆弱的小心脏就会不禁有一种想要overload的冲动,让他跟死亡的距离越缩越短,一直到零。

    “我呸呸呸,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想啥屎呢?”活动着被“操”得绷紧的肌肉,苍逸打算尽量的逆来顺受,“今天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日子啊……”

    感叹间,新郎的准备间那昂贵的红木大门被打开了,额,这力度应该是被踹开的。

    原本应该去寻找道具的小弟此刻正被一位穿着盛装的女人拎着后领,提着走进了这间与新娘化妆室同样封闭的房间。

    “野野野野……”野露!她怎么会在这里?苍逸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有绷紧了起来,使得受惊的他以人类所无法听清的音量,暗道,“难道又是什么‘余兴节目’吗?”

    原来,今天婚礼的主角之二终于忍无可忍,在喜娘往她身上喷那刺鼻的香水的时候,野露踹翻了在房间里的所有人,然后直奔新郎的所在。

    “叩啦叩啦叩啦,夫君把我的辈分抬得太高了吧?我不是你的爷爷,I am your wife啦~~~~”脸上的红晕仿佛开出了时间上最为美丽独特的花朵,除了野露的妖艳妆容,似乎还有什么更深处的东西,深深地打动着他略显疲累的心,并形成丝丝的暖流,循环着流淌过并治愈着他那被折腾得遍体鳞伤的全身。

    这个时候的野露是比整个随界,不,是比整个宇宙所有的女人都还要更加的美丽高贵,比任何的花朵都还要娇艳,而他们的爱情将会是比这个宇宙都还要永恒常驻的吧?

    苍逸莫名地对于自己与心爱之人的爱情充满了信心,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所在之处,而后的情景对于他这个所谓的新郎官而言,太——有压力了。

    咳,公主抱其实在婚礼上是十分常见的,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抱的人和被抱的人的xing别的对调,便会让人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一场充满喜感的婚礼其实是非常让人津津乐道的,尤其是整场婚礼中,那位被新娘抱着的新郎官紧紧缩着不敢见人地捂着一张“小脸”的模样,那副小媳妇的样子要多娘就有多娘。

    所以,现在由新郎官来扮演新娘的角色对调,其冲击力也只是让参加婚礼的人们憋笑憋得快内伤之外,也使得对这场奇葩婚礼染上了更加愉快奇异的色彩。

    随界的婚礼明显是中西合璧的,从新郎的准备室里有伴郎相伴,新浪的化妆室里有喜娘和媒婆来看,夫妻交拜和交换戒指在这场婚礼是绝对必须的。

    而距离这对新婚夫妻最近的主持官——二九逸,他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即使遇到这种前所未见的情形,也不曾让他狂笑出口,只是他那抽搐的两边嘴角所形成的“w—w”形状也扭曲得几乎快断成几段了。

    婚礼的服装颜色和式样在随界并没有规定,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苍逸的红色喜服上,精细地描画着一只欲飞狂舞的凤凰,而野露身上的黑色围领长裙上则绣了一条腾云驾雾的红色长龙,这倒使得他们夫妻的角色对调更加和谐,并且顺利成章了。

    “一拜天地!”苍逸和野露朝着跟坐着“高堂”的主位相反的方向一拜。

    “二拜高堂!”夫妇俩朝着坐在高堂的翠催(教主)和绿晓(副教主)的方向一拜。

    “夫妻对拜!”这时,野露终于肯放苍逸下来了,两人就默契地相视一笑,轻轻地倾注着自己所有的感情,接着一拜到底。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

    猪儿:请原谅我跳过这一段,本人的玩具塑料戒指在我的玩弄下阵亡之后,我就再也不碰这类东东了。

    换好戒指之后,苍逸的脸又一次黑了,他凝视着野露抱上瘾而伸出的双臂,又一次陷入了两难之中。

    “送入洞房……”话音未落,双臂伸展得失去耐心的野露将她的新郎官,强行打横,继续公主抱了起来。

    “这下,这下,我脸可是丢大了,我……我没脸见人了,我我我……”我难道是下面那个吗?苍逸羞窘之间,无意之中联想到了一个关乎一位丈夫的“主动权”问题,霎时间他本来就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色,仿佛调色盘一样在转变着。

    而抱着他的新娘野露则与脸色差的好像随时会陷入晕厥状态的新郎官相反,只见心情极好的她带着他来到婚房前后,用脚踹开装饰件精美的木门,宛似是扮演着抢亲的王老五一样,动作豪迈地将将与她共度一生的另一半丢到双人床上,然后,坐到东方中央的红木桌旁,喝起了龙井。

    而被丢在床上的男人就没有女人那样淡定了,就见他拢着不知何时睁开的衣领,活像一只令人想要宰割的小羊羔,显然是在状态之外啊。

    Worries slowly c.o.me andkiss

    Tell me what’s your name?

    为什么既要互相吸引,却要去比较和蔑视

    不管经过了多少个黑夜

    仍蹉跎在黑黝黝的某个角落,挣扎求存

    Search ang kiss and destroy

    *ig *ang,野蛮的热情,冷静的冲突

    为什么要把热血豁出去,不管一切呢?

    *ig *ang,我们想肯定在一起的羁绊,真的让你感到不安?

    感受到了苍逸的异样,作为他的妻子,首先得解开自己丈夫在洞房里所散发的异常气氛,而自己的拳头和利爪,是无法解决这些事态的。

    于是,野露唱起了她所钟爱的动漫歌曲,而唱到“不安”的时候,她瞄了瞄丈夫稍有缓解的紧张之后,则继续唱着那首《KINGS》。

    一股劲地挥舞不完整的爱

    想明了却又不了解,难以明了的情结正在心中,脑海中回荡

    渴求爱而蜂起,故心生猜忌

    所以就让我们在此刻依偎于

    那刹那之间的安宁吧——

    “额,这……这是《KINGS》的tv sive,嗯……这首歌的完整版在我的mp3里,我……我这就去拿给你!”明明是比自己还要“弱小”一点点的男人,野露却在唱完这首歌去之后,发觉苍逸周身的气氛,刹那间变得热烈了起来。

    那样的口干舌燥,心急火燎,想要感受对方体温的冲动,简直势不可挡。

    这一次轮到女人慌神了,除了前世有过一段时间的丈夫之外,苍逸是她今世唯一的丈夫,也是她唯一的所爱之人,现在突然间要……要……

    呀——呀——真是令人脸红啊……

    野露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左右旋转着,看得身旁的苍逸一脸的莫名其妙。

    “Can I feel?Can you feel?Life is a momen……”早已习惯并接受了自己妻子的品味,因此这部动漫苍逸也看过,而这部歌曲的完整版,他尽管没有记全,但是最后几句他还是哼得出来的,只见男人凑近女人的耳畔,用他那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低低唱道,“打破我们的惰性,于是我们紧紧拥抱。相互舔舐伤口是无法让它们愈合的,新娘在我的身旁微微欢笑——”

    “……对吧?”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苍逸将自己的头部稍稍的抬起,接着,映入他眼帘的是妻子炙热的目光,最后,他再次低下了头……

    绝望纠缠并不绝望,而真正绝望的是身在命中注定羁绊中却想要脱身的人,就像以前的屋及一般,而他们得到了什么呢?

    或许,这个问题是很令人深思的吧?

    但是,猪儿还是希望大大们珍惜身边对自己好的人,因为这些人之中将会出现你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No.1,切记!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末页]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