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零四章 皇帝爷爷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4589 宽屏阅读
    经过一个月的异世生活,我有了一点点大致的猜想,这个世界肯定不是清朝,这是我一来就可以肯定下来了的,后来,我认为也不是三国之前,就凭屋里的一些装饰,一些瓷器,就可以肯定这个世界至少在唐朝或者唐朝以后。

    听她们的口音,跟后世的北方语系有一些相似度,所以,我基本上还是能听懂大部分,当然,这不能从根本上判定是什么朝代,唐朝,宋朝,元朝(这个也可以否定,因为我感受不到一点少数民族特有的文化元素),明朝,亦或是五代十国,这需要我更进一步确认。别看我是一个纨绔,历史知识知道的却不多,而且还不细致,比如屋里的一些家具样式,我就不知道是那个朝代特有的。作为一个二世祖,我应该懂这些才对的吧。不可否认,对古人的家具,文化,语言,饮食,服饰这些方面,我知道的确实很有限,我知道最多的是泡妹妹,喝酒,打架,以及欺压良善。

    再加上我看到的这些人穿的都是便装,我也就无法从一些衣着明显的时代特征上去判断,不过,这些人穿的是汉服是一定的。而且,我也没见过她们吃饭,不知道她们吃的是什么,屋里的水果也没有苹果,没有香蕉,只有梨和葡萄,这些都是中国一直存在的东西,至少在唐朝以前就存在了。我每天喝的奶水里面,我也闻不出是否含有二手三聚氰胺。我母亲看起来抑郁寡欢,但奶水倒不是发酵过的酸奶。

    作为有钱人的二世祖,我承认,我唯一有过那么一点点了解的东西是瓷器,玉器,因为家里有钱。这收藏瓷器,玉器就是一个烧钱的活,为了显摆,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出入东海市的古玩玉器一条街。不过在这个世界,目前我大多数的时间都乖乖的躺在床上或者摇篮里,加上小孩子觉多,一天有十七八个小时在睡觉,剩下的时间嘴里都含着母亲的奶头,根本没办法走进去仔细分辨那些瓷器的出产年代。再说,我的水平也就半吊子,我可以分辨出瓷器是宋代的是明代的,但无法分清是宋徽宗,还是宋高宗,是景泰还是嘉靖。看样子要弄清是什么朝代,还得再等等,找找别的特点。

    在我满月的那天,我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太子来了。

    我母亲也可以下地了,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躺得浑身发软。

    我母亲给太子做了一个万福,没有下跪,只能算是半跪,只是把膝盖弯曲了一些,“臣妾见过太子殿下!”

    “刘淑女,今天吾儿满月,父皇也想见见这个孙子,所以,今天本宫就把小五抱到父皇跟前去!”

    我父亲也就是太子殿下今天穿的是正装,也就是官服。太子也是一个官职,我承认,我受到了无良电视剧的迫害,我不知道这些人的衣服有什么冠服,袍服,常服之类的区别,我只是形象地感觉到父亲今天的打扮比较正式,跟我后世西装笔挺装13一个模样。这太子戴着镶金的乌纱帽,穿着桨纱袍,至于脚下穿的什么鞋子,我没看到。但处处透着高贵却是一定的。

    在我仅有的一点印象里,我觉得这是在明朝,中和一下所有细节,我突然有所发现,桌子上的那个大花瓶,怎么那么像景泰蓝。这花瓶是金属的,由于光线太暗,加上我的小眼睛视力有限,我一直没注意,心中有了定计,才发觉这越看越像,甚至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景泰蓝的制作工艺本来就独树一帜。制作景泰蓝要用紫铜制胎,接着在上面作画,然后用铜丝按着画的轨迹粘连出花纹,然后用色彩不同的珐琅釉料镶嵌在图案中,反复烧结,磨光,最后制作成成品,因多用蓝色,所以名为景泰蓝,这是明朝景泰年间最盛行的一种工艺,堪称中国传统工艺的集大成者,即运用了青铜和瓷器工艺,又融入了传统的手工绘画和雕刻,这东西在后世值不少钱呢。

    这个时候,我的半吊子就显露了出来,我看明白了这是景泰蓝,但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出产的。

    也就是说,我知道我现在多半穿越到了明朝,但不知道具体是明朝多少年,而且,我还是不知道这是否是明朝的紫禁城,或者说,我不知道这个太子是否是明朝的太子。不过想想应该错不了,这语言是典型的汉语,这一些文化氛围也是典型的汉人文化。加上整个明朝大陆就一个皇上一个太子,所以,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我穿越到了明朝一个刚出生的皇子或者说皇孙的身上,这个皇上最早也是明代宗朱祁钰,这个代宗的年号就是景泰。但在我不太多的明朝知识里知道,这个景泰帝是因为他哥哥英宗被瓦刺捉了过去而继承的帝位,死的时候都才三十岁左右,而眼前这个太子都已经年近三十,也就是说,这个皇帝肯定不是景泰。

    不过,这些我根本用不着去考虑,见到皇帝本人也就知道了。

    在太子和皇帝眼里,我母亲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所以,当太子叫随来的太监抱着我要走的时候,我嚎啕大哭,因为他们又一次把我孤苦伶仃的母亲丢在了深宫里。

    我不去见什么皇帝,要去也要让我的母亲一起去,我不管你厌恶不厌恶,我只要我的母亲。

    父亲无奈,叫太监把我递给我的母亲,在母亲怀里,我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你随我们一起去吧!”太子拿我也没有办法,这么小一个人,他又不能打,再说,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孩子,虽然贵为太子,但太子殿下自己也知道,自己子嗣不多,虽然这已经是第五个孩子了,但他的兄长已经死了两个,到现在活下来的男孩就三个。

    “可是,太子殿下,皇上并没有说要召见臣妾!”我母亲把我抱在怀里,见我小眼睛只顾盯着她看,她不由有些爱怜地看着我,甚至有些生气,我这不是给她找麻烦吗。皇上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到父皇宫门外再说吧。”太子殿下甩甩手,走了出去。

    母亲抱着我,跟在太子殿下后面,然后后面又跟着一众太监宫女。我突然发觉,这北京紫禁城的天是那么的蓝,这还是我第一次走出这间宫殿,因为外面是冬天,很冷,屋里暖和多了,再说,满月之后再出去见人,这也是汉人的规矩。

    我在母亲的怀里一点也不安静,四处扭头打量这座天上地下最伟大,最宏伟的宫殿,号称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间的紫禁城。我母亲见我表现很怪异,似乎觉得我好像看得懂这里的一切似地,我见母亲有些诧异的脸,突然一个讪笑,母亲被我给逗乐了。一个一个月大的婴儿展现的笑脸是个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因为我后世二十岁,没有当过父亲,更不可能当母亲。

    说实话,我很少看到母亲露出笑容,只有在见到我的时候,她的笑容才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

    不一会儿,来到一处更加宏伟的宫门外,我扭头看了看宫门顶上那块牌匾,‘乾清宫’。看到这个,我彻底证实了我的猜测,这里必定是明朝无疑,这里必定是紫禁城无疑。不过,我要见的皇上是谁呢,太子是谁呢,我又会是谁呢。

    我们一行来到宫门外,守着宫门的太监见状,赶紧进去禀告。

    乾清宫里,一个四十多将近五十岁的男人正坐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禀皇上,太子求见。”

    这位叫做皇上的人,头也不抬,甚至眼睛里透着一股子厌恶,“宣他进来!”

    “是!”

    “宣太子殿下觐见!”太监一甩拂尘,唱到。

    太子殿下跟着掌礼太监趋步进了乾清宫。

    “儿臣参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这个皇帝依然没有抬起头来。

    “谢父皇!”太子殿下站起来,在一边乖乖的站好,等着皇帝说话。

    过了一会儿,皇帝似乎才把手里的活做完,抬眼看了看这个太子,这个自己一直都不喜欢的太子,为了这个太子之位,他这个皇上和群臣怄气了十几年,这十几年自己连朝都不上了,还是没有能够撼动这个太子的位置。

    “洛儿,朕的孙儿可有带来!”

    “禀父皇,孩子的母亲带着正在宫门外。”

    “你去把他抱进来!”

    “儿臣领旨!”

    太子殿下退出宫门外,从我母亲的手里接过我来,我看她们没有要叫我母亲进去的意思,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太适合我撒野,我得给这个皇上一点好印象,要不然,我母亲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

    所以,我乖乖的在父亲的臂弯里,跟着他走进了宫殿里面。我父亲肯定以为我也被这凌厉的气势给吓住了,连哭都不哭了。

    这宫殿可比我住了一个月的宫殿大多了,也豪华多了,这才是皇上住的地方,这无疑是紫禁城最大,最气派的一间宫殿。光是那一排圆木柱子,都有后世高速路的水泥桥墩那么粗。

    “禀父皇,儿臣把皇孙带来了!”

    “来,抱上来给朕看看!”皇上吩咐太子殿下把我抱了上去。

    我看到这个皇帝是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或者说已经呈现出了老态,也许这皇帝当的并不逞心如意的缘故,当皇帝也有当皇帝的难处啊。

    在明朝到了五十岁左右还在当皇帝的,并且在景泰之后的,在我的印象里,就只有嘉靖和万历,如果这个皇帝是嘉靖,那么这个太子就是后来的隆庆,那么我呢,我甚至就有可能是后来的万历了。

    如果这个皇帝是万历,那么这个太子就是泰昌,而我呢,我会是哪一个,天启,又或者是崇祯,或者是别的王爷。

    现在,我想不了这么多了,因为这个面色并不怎么好看的皇帝把我接了过去,抱在怀里。

    不管怎样,这是一副父慈子孝的家庭和睦图,三个人,两对父子。一时间,整个乾清宫充满了家庭的温暖,我多少也有点感染到这样的气氛,表示憨憨地冲着这个便宜爷爷露出了还没长出牙齿的嘴。

    我伸手想去抓一把爷爷的胡子,这是一副最正常的爷爷疼孙子闹的场景,我在后世小的时候就经常去抓我爷爷的白胡子,被抓痛了我爷爷一点也不生气还哈哈大笑。

    果然,见我伸手去抓他的胡子,这个皇帝并没有生出被冒犯的感觉,反而哈哈一笑,“太子,这孩子有意思,朕喜欢,孩子的母亲,上次你说是一个淑女,朕给加为选侍,你去传我旨意,加其为选侍,以示对其生子的嘉奖。”

    “儿臣领旨,儿臣谢恩。”太子殿下一直活得战战兢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太子之位并不牢靠,父皇总是在想方设法挑自己的毛病,想要废掉自己,而立三弟为太子。这十几年来,自己如履薄冰,今天见了父皇对这个孩子如此疼爱,心里也感到一丝放心,这可以是以后自己和父皇之间改善关系的纽带,不由对自己这个儿子又多了一份喜爱和关注。

    “太子,这孩子取名了没有?”

    “父皇,儿臣给起了一个小名,叫小五,大名还请父皇定夺。”

    “你大儿子叫由校,根据祖制,到你儿子这一辈当由木系取名,并且加一由字,朱由校,朱由检,这个孩子就叫朱由检好了。”

    “谢父皇!”

    “朱由检!”我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懵了,我知道朱由检是明朝末代皇帝崇祯的名字,难道我真的是崇祯,那个倒霉的末代皇帝,那个在北京煤山上那棵歪脖子柳树上自缢身亡的崇祯帝朱由检。

    我表示不高兴,不想要这个名字,做什么人不好,非要做一个亡国之君,而且是死得很凄惨的那种。我只有以大哭来表示反对。

    “这还孩子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呢,看他高兴的样子!”皇帝也笑了。

    我心说你什么眼神啊,我这是高兴呢,我这是悲哀。看样子,这个皇帝应该就是万历了。我心说,万历啊,你还这么高兴呢,你可知道你的国家,你的子民,你的皇朝,就要因为你的孙儿,眼前这个朱由检,断送给鞑子了。三十多年以后,这个天下可就不姓朱了。这一切可都败在我的手上,你要是知道这些,你一定就没现在这样高兴了。

    “退下吧,以后来问安的时候多带上这个孩子,朕很喜欢!”

    “儿臣告退!”太子殿下接过皇帝手里的孩子,退了出去。

    我知道我的这个倒霉父亲叫做朱常洛,做了三十年太子,好不容易做了皇帝,没一个月就死翘翘了,然后皇位就传给了我的哥哥,我的哥哥朱由校也不过做了七年皇上,由于我的哥哥没有子嗣留下,我就捡了个便宜,做了这个更倒霉的亡国之君。

    此时的朱常洛当然料想不到自己悲惨的结局,他还在为自己因为刚出生的这个儿子而和父皇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好的转变而高兴呢。

    我看得出来,我这个父亲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唉,他高兴就行了吧,我这个做儿子的也没有什么要求了。

    司礼太监出来宣了皇帝的口谕,加我母亲为太子选侍。

    我不知道崇祯的母亲命运怎样,但见我母亲终日沉郁,我想结果多半也不美妙,不过,现在她已经做了选侍,地位是上去了不少,虽然这并不能作为获得太子临幸的条件,但至少在生活上,不会受到更多的压制了。

    我很高兴能为我母亲做些什么。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