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一一章 救救母亲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4135 宽屏阅读
    真的,在我长到五岁的时候,我和母亲都认为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相反,一些生活的阴霾总是能够因为我们母子亲密无间的举动而淡化,在这个没有男人的世界里,我们顽强地活了过来。

    反正这五年下来,母亲也许是对我形成了依赖,我时不时对她的一些举动,她也习惯性的接受了下来。

    而妙儿,更是对我产生了向往,甚至是幻想,她现在也已经成了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在日常生活中根本碰不到正常男人(两个太监,一个小孩,都不算是正常的男人)的她,渐渐地把我当成了骑着白马的唐僧(我终归还有希望),有时候根本不自觉地躺在地板上,把我放在她身上玩耍。算了,你这样调戏本王爷,本王爷也原谅你了。不过,我原谅她并不代表我不对她略施惩罚,我惩罚她的方式就是用渐渐有力的手挤压她胸前的凸起,让她产生想入非非,想而不得的困境,小妮子,作为王爷,只有我对你上下其手的道理,那有让你非礼我的份。

    五岁了,我终于五岁了,这五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生活中并不都是欢笑,也不都是泪水。

    万历皇帝渐渐的更加老了,被我父亲取而代之的日子不远了,今年已经到了万历四四年,我已经过了五岁的生日。

    这年的春天,阳光在我看来依然那么温暖,我暖洋洋地坐在妙儿的怀里感受着花园里洋溢的春意,妙儿根本不像是一个伺候我这么多年的宫女,更像是一个我的童养媳。真的,我母亲只比她大三岁,她们的关系似乎除了主仆还有婆媳,甚至还有点别的,这是在最近的某一天我发现的。

    是的,她们百无聊奈的时候搞起了女女,近似的百合关系,唉,要是换了后世,我一定哀叹,暴殄了天物,可现在,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着她们俩红晕迭起。

    幸好,我母亲就不说了,要是妙儿和那个五体不全的王承恩和曹化淳搞什么颠鸾倒凤的勾当的话,我一定把妙儿丢尽万人坑(这个坑里只有饥渴的男人),以泄我心头之恨。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小性格也变得有些扭曲了。见不得别人跟我抢东西。在后世我作为二世祖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我抢别人的东西。

    想到这些,我也就原谅了我母亲和妙儿,只要她们不采用辅助器械,比如黄瓜什么的,我也就没有了意见。寂寞深闺难耐无边的春色啊,我是有体会的,感同身受啊。

    有时候,我甚至也加入战团,来一个3P。

    当然大家都只是点到为止,终归,每次都能和谐收场。

    这天,我照例斜靠在妙儿柔然的胸脯上,观察着天象变化,还真让我看出了点异常,那太阳怎么少了一块。我X,妙儿一声尖叫,天色越来越暗,作为后世的二世祖,我当然坐怀不乱,冷静沉着地叫妙儿住嘴。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妙儿起初还不依不饶,嘴里念念有词,“天狗,天狗,请把你吞进去的太阳吐出来。”

    我心说,什么道理嘛。

    不过,这个天狗似乎不理睬妙儿的祈祷,整个太阳都被遮住了。妙儿吓得花容失色。我母亲这个时候也跑了出来,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了,她害怕我也被天狗给吞了去。

    好在,虽然发生了日全食,屋子里早就点起了蜡烛,母亲见我安然无恙,也就放心了。

    我看到母亲的神色,突然发觉有些异样的神情,一种不好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日食在古代本就不是什么好兆头。

    日食持续了十几分钟,从开始日偏食,到最后月亮完全隐去。整个皇宫里,没人跑来看我,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天狗吞噬,就剩下我们几个人。

    也许因为日食,我开了天眼,我居然看到母亲眉心之间那一股浓浓的黑雾。难道有什么灾难要发生吗。

    还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灾难突然发生了。母亲病了,并且这病如洪水一般袭来,把我母亲原本俏丽的面容毁得如五十年的桑树皮一般。母亲面对我时还有一点的欢颜也消失殆尽。

    五天,仅仅用了五天,母亲就已经卧在床上爬不起来了。

    这五天里,来过几个太医,但作为我的父亲,太子殿下一次也没来过,仿佛我母亲和我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每次太医来诊断,我都全程陪同,我想听听母亲生了什么病,但每次太医开的药,母亲吃了不但不见效,还更加严重起来,我就勃然大怒,恨不得把他们都凌迟处死。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作为皇帝为什么喜欢喜怒于色,那是他的权力啊,他想怎样就怎样。

    我母亲见到我,总是想露出坚定的笑容,她是想告诉我,她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但我何尝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医术水平太低了。

    这五年多来,我没有一刻离开过母亲,我难以想象没有母亲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去。我不想让我母亲死,可是这是一次比上次父亲要赶母亲走更加凶险的境况。因为,我束手无策,我只能干着急。作为二世祖的我,身体素质一直很好,经常打架,但从来都是我把别人打得住院,所以,对于医学,我一窍不通。

    我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离我渐行渐远。

    这些天,我莫名的狂暴,甚至是妙儿,我都想按着她打她屁股,我为什么这么无能为力。连一个小小的疾病都奈何不了,母亲的痛苦就如同生在我身上。

    我甚至愿意代她受过。

    可我却只能望洋兴叹,生出在这五年里第一次的无力感。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世界,为什么要让我穿越过来,却不给我一点点特殊能力,竟然让我再一次面临生离死别,因为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发觉我也食不甘味起来,救不了母亲,我……

    几位太医都已经表示了无力回天,我不明白前些天还好好的母亲,为什么突然就一病不起,而且就病入膏肓了。难道是中毒?可要是中毒,不可能下毒的人能收买所有的太医,因为我每次请的太医都不一样。而且,谁也不知道我会随机挑选谁来给我母亲看病。如果说这些太医连下毒和生病都分辨不出来的话,那京城的太医院跟我们后世的某某专家门诊就没什么分别了。

    如果我是皇上,我一定杀了他们。没用的东西。

    五年了,母亲带给我多少欢乐,我又有多少承诺还没多母亲说起,到了这个地步,我甚至都比不了我那倒霉的父亲,他至少在三十岁的时候还能听到母亲说,我死何恨。可我才五岁,我母亲也才二十一岁。如果换了后世,她还是一个在大学校园里无忧无虑地飞舞的蝴蝶。可在这儿,她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而且,连这个儿子,她都快要失去了。

    太医不管用,我决定去城里面找找民间的医生。

    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可我要怎么走出这皇宫。

    五年来,我从来没有踏出宫门一步,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我一点也不知道。

    如果我是个大小伙子,我可以背着母亲,不顾禁卫的阻拦,强行闯将出去,哪怕被禁卫们乱箭射杀,我无怨无悔。

    可别说背着母亲,光是我一个人都还跑不利索。我才五岁啊,穿越到后世来,我比任何时候都渴望我那具二十岁的二世祖的身体,太和门外那几个给我家看门的,我有信心以最快的时间撂倒。

    可是,我应该对这些太医有信心才对,我母亲不应该中毒啊,在这个世界,我母亲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想害我母亲的人又会是谁呢,除了我和太子殿下有一些过节之外,我和母亲一向深居简出。可我父亲再怎么对我母亲,也不至于要置她于死地吧,再怎么说,这个女人跟他也有过赤诚之欢,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母亲。

    我在暗中观察着,自从有了下毒这个假象的情形之后,我对太监送给我母亲的饮食和汤药都要检验一番。那不仅仅只是拿一根银针刺一下那么简单,作为后世穿越的人,对验毒总归还是多一些经验。可经过几天的观察,我没发现食物有什么问题,也没发现汤药有什么问题。也怪我对中医药了解的太少,根本不知道这些中药根本就是一些药不死人也治不了病的所谓“保健药品”,都是一些补气养血的补药,所以,我才发觉母亲的脸色并不像是中毒,而且还隐隐焕红。

    母亲病倒八天后,我终于发现了一些问题,因为虽然请的太医不一样,但给开的药出奇的一致,再加上,我这几天看到太监给母亲送来的食物也都固定的那几样。

    我不知道是太医的问题还是抓药的问题,还是这个过程出了问题,因为每个太医在介绍母亲病情时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开的药方绝对不可能一致,虽然,我并没有看到熬药后的药渣,但我从碗底的残留上分辨了出来,它们都有一味固定的药——甘草。本来甘草是一味再寻常不过的补气中草药,可是,我在母亲的食谱中发现了一种和甘草在一起吃会产生剧毒的食物,鲤鱼。

    作为美食家的我,在后世特别喜欢吃鱼,尤其是鲤鱼,所以,在卫生局任局长的我的母亲就告诉我,吃鲤鱼的时候,千万不要吃有甘草成分的药物,吃了会中毒,严重的就会死亡。所以,我从小就记住了这点。

    既然发现了这个阴谋,我当然不再让母亲吃鱼,不但鲤鱼不吃,甚至只要是鱼都让我给挑了出来。不过,我母亲身子现在非常虚弱,也吃不了什么鲤鱼之类的食物,我基本上就只是喂她点稀粥。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和不至于打草惊蛇,我自己把鲤鱼给吃掉了,吃鱼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享受了。

    我身边的几个人,妙儿我是绝对信任的,而王承认负责的是监视我们,不应该会受到太子的命令杀了我母亲,这个曹化淳更是我一出生就伺候我,我一直在观察,也没发现他们有什么特别的企图。

    或许他们也只是被蒙在鼓里,那么这个在暗中要害我母亲的人就太狡诈了。可是,我母亲得罪了谁来呢,我母亲失宠,我又不是长子,根本不会威胁到任何人才对啊。

    我不由有些暗恨,这皇宫里面,自己母亲纯粹属于对谁都无害的人,可为什么却有人要害自己呢。

    我先没办法想这些了,我得先让母亲好起来。没有了鲤鱼作为佐料,在太医的调治下,我母亲的病有了很大的起色。我不由暗叹一声侥幸,要不是我自己喜欢吃鲤鱼,也就不会知道这个配伍的禁忌。要是敌人换一个搭配,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出来。

    不管怎样,我应该把这个暗中的凶手找出来。

    母亲不过是生了一个小病,却被人钻了空子,把病越治越严重,这样做完全可以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即便有人怀疑,也只会怀疑庸医误人,不会怀疑到他头上。

    可是,我从哪里去找线索呢。找那个给我母亲做食物的御膳房大厨,还是找给我母亲捡药的御医馆药师,可是,照我的分析来看,问题已经不是出在药身上了。那么必定是大厨得了某个人的指使,天天给我母亲送鲤鱼过来。

    可是,我母亲平时也很喜欢吃鲤鱼,只不过并不是天天吃。

    再说,这个配方的禁忌,连想害我们的人都知道,御医们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母亲是因为中毒,可是他们并没有跟我谈及这些问题。

    难道,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假象,我只不过首先假设了一个假想敌的存在,才会如此牵强附会。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次偶然事故,原因是众多的太医都不知道鲤鱼和甘草在一起吃了会中毒这个事实。

    也许久居这深墙内,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也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了。现目前的我,和现目前的我的母亲,如此渺小,谁会看我们不顺眼呢!

    不过,母亲终于好了过来,我也就放心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