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一四章 兄弟同心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4376 宽屏阅读
    晚上,我呆在我的城堡里,感到整个紫禁城弥漫着一种凄惨的哀号,每人二十大板,没一个跑得了。晚上另外派了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来伺候我们,我想她们几个肯定得躺几天了。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妙儿就跑来上班了。

    “妙儿,他们把你打得怎么样了,给本王看看。”我不相信,难道妙儿有金刚不坏之身,或者她事先在屁股上垫了什么东西,怎么好得这么快。

    妙儿脸红了,局促地转过身去,有种不理睬我的想法。她怎么也不相信,我一个五岁的孩子,做那一手简直头头是道,像是个中豪杰一般。我相信那也是妙儿的初吻,我喜欢的就是她的纯洁。

    见妙儿不理我,我就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母亲在一边哧哧地看着我们,反正,这套把戏,我们曾经经常玩。

    妙儿PP吃痛,不由呀的一声,看样子,她还是挨了打的,只是打得并不重,这是为什么,难道她和那个掌刑的太监有一腿。

    想到这里,我阴沉下脸,恶狠狠地看着妙儿,妙儿被我给看怕了,哆哆嗦嗦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二十大板为何像是挠痒痒一般。

    我追着她问,是不是和那个太监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生活在一群不是男人的男人之间,有点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也算是正常的。可一想到太监身上少的那点东西,我这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妮子被我给惯坏了,我问她话的时候,她不回答,我要打她的时候,她居然还学会了东躲西藏。

    我让另外那个新来的太监帮我捉他,可这个太监居然实心眼地应要抓她,没眼力界的东西,难道看不出,我是和她在打情骂俏吗,作为主子,我要真叫她站住,她敢乱跑,反了她还。

    你说人家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被你这死人妖拉拉扯扯的,人家还活不活了。当然,在这里我没有对人妖表示歧视的意思,反正现在连我都有点像那啥刘著了都。

    这一搅和,这游戏就没法玩了。我颓然地坐在地板上。

    可是一个人的到来,使我明白了,为什么妙儿的屁股好得这么快。

    这个人就是我哥,未来的熹宗皇帝朱由校。

    昨天,我见他的眼神就不对,我知道他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因为他一进来就贼眉鼠眼地盯着我的妙儿看,当然,我承认,把‘贼眉鼠眼’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未来的皇帝有些不恰当,而且,这个未来的皇帝还是我亲哥。不过,要打我女人的主意,也得看看我的态度再说啊。

    我才五岁,在他眼里,我当然什么都不懂,他像哄小孩一样拿出一块年糕,这大夏天的,你给我一碗冰镇酸梅汤也行啊,这年糕油腻腻的,你当我这个二世祖没吃过好东西是怎么的。

    不过,我依然笑嘻嘻地接过了我哥哥递过来的年糕,我就差流两条鼻涕了,那样就跟前门大街上要饭的小哥差不多了。一块年糕就把我感动得眼屎都出来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我得跟我这个哥哥搞好关系。如你所知,我哥死掉的时候,把皇位传给了我。要是我这个时候不和他把关系处好,谁知道他到时候会不会去找两条阿猫阿狗传了皇位,而让我凉一边,那这世上可就没有崇祯这号人了。

    我状似呆傻地用嘴舔了舔年糕,这玩意黏的像屎一样,我后世就不爱吃这东西。

    “皇长孙哥哥,我跟你一起玩好吗?”

    未来皇帝看看我,拍拍我的头,童心未泯地指着妙儿说,“好啊,哥哥陪你玩,不过,让你的丫环跟我们一起玩好吗?”

    “好啊,好啊,玩什么?”

    我哥哥虽然已经经历人事,可再怎么也只是一个十二岁大的小孩子,这一句话,司马昭之心,大家都看了出来。

    我母亲名义上也是他的母亲,当着母亲的面,两兄弟和一个宫女玩什么暧昧的游戏,这不是荒X无道吗。我们两个此时哪还像未来都是要当皇帝的人。

    “妙儿,你过来,我们三个玩游戏吧!”说实话,我是存心的。人家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了尚可补,手足断了安可续,再说,这妙儿只不过是我的一个丫环,离老婆还差得远呢。

    当然,上面的话是你们通过我的表现,可能留在心里的话吧,大家都要骂我混蛋了,把自己的女人贡献给别人。

    可我哥他不是别人啊。

    再说,他说好的只是做游戏嘛。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傻,行了吧。

    你就说吧,做什么游戏。

    妙儿对这个皇长孙有些害怕,可能是对他的作风有所耳闻。也许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男人就是我,除了我可以非礼他,另外谁都不行。哪怕只是做游戏。

    但我的话她不能拒绝,就怯生生地走到我身边,看吧,她明显还是站在我这边的,我说了三个人同时做游戏,她却挨我这么近。

    “我们这游戏很简单的,猜枚好吧?”

    这玩意好玩吗?

    我母亲见我们三个小家伙要玩猜枚的游戏,也提起了兴致,也想加入进来。我倒是无所谓,可我的哥哥明显有些尴尬,难道这猜枚也有猫腻不成。

    “刘选侍,这是我们小孩玩的把戏,你忙你的去吧。”

    这明熹宗皇帝朱由校,也就是我大哥,也是由一个选侍所生,选侍的地位仅高于淑女和宫女,也就是说,基本上跟宫女差不多。这明朝的皇帝既瞧不起宫女,儿子孙子却又多是宫女所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不过我大哥的母亲现在已经升为才人,姓王,没有名字。不是我爱八卦,这个王才人似乎也不受宠。光宗皇帝,不,现在的太子殿下,只喜欢那个姓李的选侍,基本上夜夜笙歌。都是选侍,但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太子殿下的原配,郭太子妃,也就是曾经来看过我一次的那个忧郁不得志的女人,在我三岁的时候,也就是万历四十一年,死掉了。当时我太小,什么都没顾得去理会,在我还没弄清谁是谁之前,她们都挂掉了。也好,省得我还要去记住她会做些什么。

    因为我哥哥是皇长孙的缘故,他不必称呼我的娘为娘,我的娘跟他也没有一点关系,所以,他就直接称呼刘选侍。这倒是也合乎礼节。

    我看我母亲似乎不肯离开,但也没有办法把她支开,只得说道,“母亲大人,你要玩可以,但我们还没说好输了的惩罚,到时候你可别因为我们都是小孩就跟我们耍赖。”

    其实,母亲也不过二十一岁,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个大小孩。

    见我开了口,我大哥看了看我母亲,再看了看我的妙儿,“为了让这游戏多点刺激,我们这样……”

    未来的皇帝充分显示了他伟大的淫格,在有长辈在场的情况下,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输了的人就脱衣服,输一次脱一件!怎么样。”

    说实话,如果只是我和他还有妙儿的话,我举双手赞成,但我母亲在场,我有点抹不开。

    要是只有我母亲和妙儿以及我三个人的话,这游戏倒也有趣。

    可是这样四人组合像个什么话。两个皇孙,一个宫女,一个母亲,玩猜枚,输了就脱衣服。

    说实话,这五年来,我还从来没见过妙儿在我面前脱衣服,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再厚的衣服也包裹不住澎湃的激情。作为皇孙的我,完全可以以不容抗拒的命令让妙儿在我面前把衣服脱掉,但是,不管怎样,我才五岁啊。如果五岁满脑子都想的是女人的身体的话,那什么商纣王,周幽王,陈后主,隋炀帝,都没法跟我比了,我必定在后世的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母亲居然答应了。

    难道我的母亲比那个妲己,褒姒,赵姬,赵飞燕还要X贱,这可是我慈爱的母亲,我敬若神明的母亲。当着两个儿子的面脱衣服吗。

    难道母亲已经无聊到要跟我们这些小孩玩暧昧游戏。这没男人真的害死人啊。我心说,这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当皇帝啊。

    见我母亲居然答应了,我的哥哥一脸的兴奋,目光一直就在妙儿身上游走,好像妙儿此刻已经光光地站在他面前,然后任由他摆布。

    “不过说好了,我来做庄,你们三个来猜,谁没猜对,谁就脱衣服。”我母亲到底还是知道一点点羞耻之心,知道在两个儿子面前脱光衣服影响不好。

    既然我母亲当裁判,我已经没意见了,我哥哥当然更没意见,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妙儿来的,有我母亲在场本来就挺尴尬的。妙儿有意见也只能当作没意见,这个时候,她有些幽怨地看着我,好像是我把她给出卖了。

    我只能说,奴隶没人权,谁叫你只是一个丫环呢。在这里,我和哥两个可以处置你的生死,更别说让你脱脱衣服了。

    我无耻地笑笑,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生活太过枯燥,有些乐子调剂调剂也是好的。

    以前我怎么没想到玩这个游戏,我们都习惯于穿着衣服做游戏的。看来我的境界还是没有我哥高啊。

    可是,一连三次,都是我和我哥猜错了,妙儿每次都猜对了。看着妙儿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有种报复的感觉,不管怎样,我现在已经只剩下脚上一双袜子了。我是个小孩,上面一件,下面一件,里面根本什么都没穿,我甚至连鞋子都算了一件。

    我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就只剩下腰间的那块白布了。

    到了这个份上,我和我哥已经同仇敌忾了,妙儿居然一件衣服都没脱,不管怎样,也要让她脱上两件,不然,这游戏我们白玩了。

    我母亲看到我胯间的那个小玩意,哈哈一笑,这玩意她看了五年了,也没看出什么新意出来。妙儿这个小妮子也朝我身上瞄了过来,我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第四次,我猜母亲手里有三颗棋子,妙儿猜五颗,因为规则不能两个人猜一样的,所以,我哥就猜了四颗。游戏规定,最多只能有五颗棋子。

    结果是,母亲的手里有三颗黑色的围棋子。

    “哇!”我发出胜利者才有的欢呼。

    我哥倒是爽快,很快就解下了腰间的那块布头,我看到他腰间的那个玩意已经有些强项不服了,虽然不甚伟岸,但至少使用起来已经称手了,上面已经稀稀拉拉地布了一层黑色的绒毛。

    不到十三岁的我哥,要不是看到我和我母亲在场,肯定早就已经朝妙儿扑了过去。

    妙儿好像是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景象,脸色突然红了起来,她又一次看了看我的那个相似的玩意,那么渺小,那么无害。

    我母亲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有些心神不宁。唉,这没男人的日子就真的那么难过吗。

    此刻三双眼睛都在盯着妙儿,我哥简直有些按耐不住了,口水都流了出来。

    愿赌服输吧,妙儿在两个皇孙面前倒不敢耍赖,我想,我的那个玩意要是有我哥那个水平的话,迫不及待的可能已经变成是她了。

    虽然我哥那个水平换做后世的我是会笑掉大牙的。

    妙儿轻轻扯开自己的腰带,无限的春光就融进了这个夏日有些沉闷的午后。

    该死的!是谁发明肚兜的,褪下外衣的妙儿,猩红的肚兜包裹着她身子的前半部分,要是从侧面看,或许还能看到一些春光,可是我和我哥都正对着她。只知道她胸前有两团圆滚滚的东西,却看不到。

    我哥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我拉住他,并告诉他,最好咱们乘胜追击。无限风光在险峰,天生一个仙人洞啊。

    就在我们正准备把战争进入白热化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太子驾到”的喊声。这是我留的一手,在必要的时候,让外面的人说有人来了。我不能真的让我哥得逞吧,他这样挖墙脚我是不高兴的。

    我哥一听太子来了,吓得没了任何兴致。赶忙找衣服穿,我见他的那个玩意缩小之后,比我的大不了多少嘛,这让我看到了希望,可换个方向思考的话,我至少还有等哥六七年才可能有我哥那种境界。

    我心想,可别再吓我哥了,再这样,他那玩意可就用不了了。

    妙儿只不过把上衣褪开了,并没有脱下去,所以一下子就穿好了。我哥就有点麻烦,不过,好在现在的衣服少,在太子殿下的脚步响起的时候,他已经基本上穿好了,只是,那块难缠的布头被他坐在的屁股下面。

    我无所谓,光着身子凉快。

    我以为只是那个太监假传的消息,没想到我的父亲,太子殿下竟真的来了。

    他可好久没来了,不知道他所为何来。

    在父亲走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已经正襟危坐地继续玩起了猜枚的游戏。然后才恍然地给进来的太子请安。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