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一五章 四P五P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2783 宽屏阅读
    太子殿下看到他的大儿子也在这里,微微一愕,随即释然。

    不管是谁,家和才能万事兴,看到平时不怎么走动的两兄弟如今坐在一起还如此亲密,他当然也是会高兴的。

    不过,看到我光着身子,又是一愕,我心想,你要是早进来一会儿,你还会看到你的大儿子同样什么衣服都没穿。你要是再晚进来一会儿,你还会看到两团白花花的肉在你眼前晃荡,我有信心再赢妙儿一局,那么她那迷人的肚兜就该飘散风中了。

    不过真应了那句话,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我们五个人之中,这个唯一算是男人的真正大男人,他来的目的居然也是为了妙儿。

    这又验证了那句话,红颜祸水啊。长得漂亮难道有错吗,我母亲难道不漂亮吗,你打了她的主意,给你生了儿子,你居然就把她给忘了,现在居然又来抢我的女人。

    我可不是寿王李瑁,你也不是玄宗李隆基,妙儿也不是杨贵妃,我不知道面儿我父亲的强力,我的妙儿会不会以死明志,这辈子她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别的男人都不行,哪怕他是太子殿下。

    我父亲直接宣布他的命令,“着宫女妙儿东宫伺候起居。”

    我心说,你哪是伺候‘起居’,你是伺候‘起伏’,你要在我的妙儿身上一起一伏,这个我能答应吗。

    我和我哥一起在父亲的背后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看来,我和我哥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他没吃到任何荤腥,却被我胜利地感化。有了一起看一个女人脱衣服的友谊,我相信,他死的时候是会如我愿地把皇位传给我的了。

    我不知道父亲哪根筋错乱了,东宫里那么多女人他可以随时随地想临幸谁就临幸谁,为什么偏偏要跟我过不去,不过,我忘了,这个地方也在东宫的范围内,妙儿也有义务被他随时临幸。

    我就这么一个等着未来我随时随地想临幸就临幸的女人,被你抢了去,我还活着干嘛。虽然你是我父亲,但跟我抢女人就是不行。

    唉,我也不知道妙儿哪个地方有魅力,竟然同时引起了我们父子三人的兴趣。要说,我还好点,我总算和她相处了五年,属于日久生情。可我的这个父亲和哥哥只不过看了一眼……当然,就是那一眼,是个男人都会喷血。

    这应该属于强烈的视觉冲击,这样的视觉效应,应该能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看样子,这个还是属于我跳进池塘留下来的后遗症。

    我当然又只能说,“父亲,亲爱的太子殿下,你不能这样做!”我暂时给不出他为什么不能这样做的理由。

    我父亲看了看我光着的身子,“难道你要留着自己用!”

    我父亲这话问的太没水准了,那不宣示他并不是真的要妙儿去伺候起居吗,难怪这个太子不受万历喜欢,比我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强不了多少。这还是未来的皇帝呢。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从他老祖宗洪武皇帝朱元璋算起的话,他已经不知道是几世祖了,能有这点能耐也不错了,我们似乎应该原谅他。

    “怎么,不可以吗?我就是为了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等着我过几年来宰呢,你这就要了去,我不是为他人做嫁吗,虽然说,您是我父亲,又是太子殿下,但君子不夺人所好,儿臣愿意把刘选侍贡献出来,父王以为如何?”

    其实,这么些年,我母亲已经对我父亲死心了,不过作为女人,作为太子殿下的女人,她存在的使命就是随时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香香喷喷,等待着虚无缥缈的一个影子。只有太子拒绝她的权力,而没有她拒绝太子的权力。

    我的父亲看了一眼我的母亲,似乎像是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一样。如果我的父亲对女人的爱好就仅仅在于为每个不同的女人开苞的话,那他为何又隔三差五,甚至一连很多个晚上,都去宠幸李选侍呢。难道这个李选侍在三百多年前就会做处X膜修补手术,以致让我的父亲每晚都有第一次的感觉,还是我的这位名义母亲是从某岛国穿越过去的——听说饭岛爱死后就被穿越了——御男之术炉火纯青,让我父亲流连忘返。

    不过,要是后者的话,他不应该对我的妙儿感兴趣才对,对他们而言,我的妙儿唯一的优势就是她的两腿之间还从来没有男人光顾过。

    我母亲看我不怀好意的推荐她,她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她的心如死灰,这辈子就那么几次欢好,她已经没有再奢求了,虽然她现在才二十一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可她的心理年龄已经六十岁了,她已经一点都感觉不到激情是何物,连回忆里都不存在一点。

    我不能让妙儿步我老妈的后尘。

    妙儿目光呆滞的看着她面前的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正在把自己当成一个货物一般你争我抢,她没有提出抗议,她像我母亲以及这个世界绝大数女人一样,在她的生命中就学会了四个字:任人摆布。再加四个字的话,就是,逆来顺受。

    不过,她看我的目光终究有所不同,特别是我话里的暧昧,她知道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说过,除非她不愿意。

    我哥也吓了一跳,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读到了惊讶,他以为我只是一个小屁孩,才五岁,连男人和女人身上有什么不同都不知道,却知道了如何使用这些不同。

    他以为和我玩玩游戏,就能把我搞得晕头转向,妙儿就成了他胯下之物,只不过父王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没想到的是,被戏耍的却是他。

    我是不是太过张扬了一点,要是再这么张扬几次的话,我的小命能不能活到崇祯十七年都会成为一个问题。那样的话,我怎么去实现我伟大的人生目标,吊死在煤山的歪脖柳树上。

    父亲已经第三次领教我的与众不同了,倒也没有显出特别的惊讶,而是冷冷地说,“没想到真的是龙生龙,凤生凤……”

    我对父亲自嘲似的话表示赞同。这一门三父子,居然都奔着同一个目标走到了一起来,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我们三个都有相似的经历,母亲是宫女或者地位稍高一点的选侍,淑女什么的,然后在不知道什么的情况下就被皇上或者太子给临幸了,最后却又全部被始乱终弃,并且都被当父亲的瞧不起。不过,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向自己的父亲给自己的母亲拉X条。

    不过,在妙儿看来,我们整个就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三人者众,于是,就可以毫无悬念的延伸到,天底下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不过,我冤枉啊,我把自己打扮成反面典型,还不是为了救她,免得她被我父亲涂炭。

    我父亲本可以用强,但他作为太子,总不好跟一个小孩抢东西吧,况且这个小孩还是他儿子。

    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把我哥哥架在火上烤,而让我自己清清白白地摘得干干净净。

    我可以说,我已经把妙儿洗剥干净了,准备送到皇长孙的床榻上呢,对于父亲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虽然你们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长兄,这……总还是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样我就可以成功地把火引到他们父子身上,可我说过,我得跟这个大哥搞好关系,要不然他当皇上那几年还不把我折磨死。

    父亲走后,我就是这么跟我哥解释的。我哥听后觉得十分有理,不禁有些后怕,对我这个侠肝义胆的弟弟更是多了一份喜爱。

    既然我们的友谊已经升华到替他背黑锅了,这求欢妙儿的无理要求,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跟我提起了。

    父亲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正如他匆匆地来,没带走一个女人,也即是说,我给母亲拉的生意也没做成,母亲还是习惯性地独守她的空房。

    在我看来,对这起事件有一个画龙点睛的评价:开始的时候我,我哥,我娘,我女人,玩的是4P的荒唐游戏,后来我的父亲加入战团,玩起了更荒唐的5P游戏来。

    可是结果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没达到整体X潮的戏剧效果。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