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一六章 太子遇刺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2752 宽屏阅读
    我以为经历这个小小的风波,整个皇宫能平静一些——平静的生活更有利于我的成长——,可事实上,影响更大,性质更恶劣的事情接着就发生了,当然,事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的话,我就觉得不过是一些芝麻绿豆,我以一个看客的身份参与了这件事情。

    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都少不了被围观,如果两口子在没有关严实的窗户里做点什么,就会被围观,这就是观X癖,如果大街上两口子做点什么,也会被围观,这就是看热闹,如果两口子有一个是外国人,不得了,马上上升到民族主义高度的围观。

    万历四十三年夏五月,我父亲从我殿里没有要走妙儿回去不一会儿,宫里就传出了消息,太子遇刺。这是一个注定载入史册的事件,对这个波澜不惊的皇宫来说,来了刺客,确实是一件可以上娱乐八卦头条的爆炸性新闻。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太子死了没有,没死就是假的。这是我多年对娱乐行业潜规则的分析和参与得来的正确判断。

    我承认我没心没肺,不管怎样说,他也是我名义上的父亲,虽然我见他的次数,还没有我见太监王承恩的次数多。人王承恩天天陪在我身边。

    难怪整个明朝的皇帝都有一种恋太监的情节。

    人家都说太监祸国,我看不是太监祸国,也不能怪皇帝本人,要怪就只能怪皇帝的父亲。要是推演看去,我看还得怪皇帝的母亲,谁叫当皇帝母亲的都是些宫女呢。

    如你所知,太子没有被刺死,我就以为这是万历四十三年,宫里的人闲的蛋疼编排出来的年度十大新闻事件。

    可是,作为太子儿子的我去看望他的时候,看到他脸色惨白,手臂和胸口都受了伤,我才相信太子真的遇刺了,可是下一个疑问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可能这个时候我的父亲和我想的一样吧,是谁要杀他。

    不过,对整个宫廷权力架构还不甚了了的我,唯一想到的人是他父亲,那个万历皇帝,不知道我的父亲在这点上是不是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我的依据只有一条,这个万历皇帝并不喜欢自己和宫女弄出来的这个皇长子,他更喜欢皇三子朱常洵。

    依次,我想到了第二个可能的人选,郑贵妃,也就是朱常洵的母亲,这个贵妃和皇帝生出来的儿子,一出生就显得高贵了不少。

    不过,从后面这两个人的反应来看,我更认为这是两个人的合谋。

    再不过,作为父亲,他的生死,我不怎么记挂在心上,但是作为太子,他的生死将和我有莫大的关系。试想,如果他死了,继承万历皇帝宝座的必然是我的那个皇三叔,那后面的事情就没我和我哥两人的什么事了。

    万历二十九年,我的挨千刀的父亲就被封为太子,几个兄弟也同时被封王,其他的成年兄弟都到自己封国去了,只有这个福王朱常洵留在京城,去年,也就是万历四十二年才到自己的封国去,今年,就发生了梃击案。这不能不让我浮想联翩。

    整个皇宫里都在传说,这个叫张差的杀手是郑贵妃找来的。看来这些谣言从侧面上印证我的猜测的部分正确性,因为谣言里没有涉及到皇上,我认为不够过瘾,我本来想的是找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太监去唱我编的童谣,把矛头直接指向万历皇帝本人,但觉得这样危险系数太高,小孩子可不都像我一样,他们大多一颗糖果就能出卖所有的人。

    对于一个做农民打扮的杀手是如何混进皇宫里来的,大家又在茶余饭后开始猜测,这很明显有人放水了嘛,难道紫禁城的上空还放得有几架威亚,让这些刺客飞来飞去的来去自如吗。

    要真是能够上天入地的刺客,我的父亲不可能只受这么点轻伤,除非他是张三丰,刺客是玄冥二老。

    即便不是高手,堂而皇之进到东宫行刺,却被一个失去了男根的不是男人的太监给成功抓住,不难想象,杀手组织在接到郑贵妃的生意时注了多少水份,他们当时肯定天宽地阔地吹这个杀手多厉害,就是进皇宫取皇帝老儿的人头都没问题。没想到的是,他是进了皇宫,连太子殿下,甚至太子殿下一个看门的太监的人头都没取下来。

    我听她们说,刺客是提着明朝专门打大臣屁股的廷杖打进宫门的,这也极具讽刺意味,这下子这根廷杖打到了太子殿下的屁股,下面一些大臣肯定手舞足蹈了好一阵子。

    我又听说,刺客是混成匠人在前面大殿做工人,我还听说,前面的三大殿早些年失火,现在还在翻修,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从太和门出去过,这外面的情形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完全靠听说来解决我信息不通畅的难题。好在整个皇宫里不少爱嚼舌头根的宫女,这女人在什么时代,在什么地方都这德行。

    我的妙儿这点好,就是从不嚼舌根。什么女人最美丽,安安静静,无谤无怨的女人最美丽。

    见我的父亲没事,其实我就已经失去了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心,但满城风雨充斥着我的脑袋,我不去想还不行。

    谁都知道这件事会不了了之,还议论个什么劲啊,还不如议论一下今天皇上会临幸谁,会临幸几个来得有趣,至少这个话题带点油盐味,是大家喜闻乐道的方向。

    我就说嘛,出现日食不是什么好兆头,先是我母亲差点死掉,再是,我的女人差点被别的男人抢走,现在,我的父亲差点又被要了老命。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我五岁的身体也快要承受不住这样一连串的打击了,需要有一两个女人用身体来安慰一下,这是我后世经常的做法,可到了这儿,你看到我五岁大小的身体一定哈哈大笑,就这,还想有什么想法。

    也就是说,我想化痛不欲生的力量为牡丹花下死的风流。就是做鬼也要做风流鬼,这是我人生的信念之一。

    所以,你要问我在哪里,我只有两个答案告诉你,一是在女人的肚皮上,二是在爬到女人肚皮上的路上。

    当然,这是我未来的路,现在,我还是老老实实关心一下太子殿下的生死,毕竟他的太子之位关系着我和我哥的皇位,一点也马虎不得。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历史还是在朝着我熟知的脉络发展下去,也就是说太子肯定不会死,我建年号为崇祯的事情必定还是要发生。

    只有这样,我才能兑现我的伟大梦想,阅尽无数女人的肚皮之后,吊死在煤山上。

    我再去看太子殿下的时候,发现他的脸比几天前更加的苍白,可能是他越想越怕了吧,这要害他的人,可不是我这个五岁的小孩子,他可以应付得来。

    不过,我安慰他,既然你这次没死,她们也就不太好意思再来了,毕竟现在全国的眼睛都在盯着皇宫呢。

    我父亲想想也对,脸色终于还是缓和了许多。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站在我的立场上说这样的话还可以,毕竟我是知道他真的没有死的,可是他在明,敌在暗,要他命的机会多的是,他需要做的不是放心,而是更加的提心吊胆。没办法,要做太子就要承受这些压力,不然,太子谁都能做得来了。

    果然,这件事情在牵扯到郑贵妃以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不再往下查了,大家都知道再查下去就会查到谁的头上。正如我和大多数人预料的那样,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成了写进《明史》里面的无头公案。

    不过,稍微有些戏剧性效果的是,他们给这件案子找了两个替罪羊。其中之一居然就是那个拿贼有功的看门内侍,他们给的理由跟我的想法相似,你一个失去了男根的太监,怎么可能逮住强有力的壮汉,除非你们早有预谋,看时机不对,丢车保帅。

    不过,我知道这个太监是冤枉的,因为要不是他,太子之位就真的易主啦。

    这是太子私下跟我说的。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