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一九章 匆匆看客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3329 宽屏阅读
    万历四十三年冬,我进入东宫跟着皇长孙读书,到万历四十六年,这两年多时间,我读了很多书,但总是不求甚解,在老师刘一燝看来,我是因为年龄小调皮,在他的印象里,我不过刚刚把《声律启蒙》这本书上面的字学会一部分而已。我现在七岁,虚岁八岁,依然还是一个小不点,离长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自从发现了那条暗河以来,我一直阻止着自己离开这座皇宫的想法,我现在要出去的话,要再回来继承皇位就会很困难,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一个流落民间七八年的人会是从前那个从皇宫丢失的皇孙。

    所以,我努力地把自己的屁股绑在凳子上,歪头歪脑地跟着先生念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为了打发更多的无聊时间,我请刘一燝教会了我下象棋,下围棋,其实,请刘一燝教我也只是假象,在后世作为一个二世祖,要是连围棋都不会的话,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作为国粹的东西,我们从骨子里都知道应该掌握。

    我会的东西其实挺多的,比如高尔夫,比如骑马,比如拳击,散打,跆拳道,我曾经还找了架摄影机拍了几部小成本电影,我不在乎钱,只是不想在这上面花更多的时间。

    我本来想把这部电影拿到戛纳去的,不过因为里面的人物大多没穿衣服而作罢。对于在国外有分级的国家来说,说不定还可以在某些小范围内公映,反响绝对不会错。要是在国内,那就只能沦为盗版碟的命运,作为导演,我还在里面本色演出了一个角色。

    如你所知,我当然不会去拍某岛国擅长的爱情动作片,我拍的是一部主旋律很强的电影,之所以没穿衣服,是因为背景是澡堂子,我们东海市的皇家浴所。当时,我约了一群胆敢挑战我权威的地头蛇在浴所谈判。我突发奇想,就让人带了一台摄像机进去,把整个过程都给录了下来,后来谈判破裂,我给了他们血的教训。奇就奇在,我们一群大老爷们打架,进入摄像机镜头的居然还有很多的女人,这是因为那群小瘪三打不过我们,慌不择路,跑进了女澡堂,后来,我们这帮人越战越勇,终于确立了整个东海市无可撼动的领袖地位。

    这群身材年龄各异的女人见我们进来居然不躲藏和遮掩,甚至有些十岁的小姑娘也堂而皇之地看着我们打完架的全过程。本来,能进这里来消费的都是些体面人,谁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赤诚相见,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再加上,我的形象在整个东海市家喻户晓,能得到我的垂青也是一些女孩的梦想。

    不过,要是现在给我一台摄像机,我多半还是只能拍摄一些这样的纪录片,片名就可以定为《后宫秘史》,听这名字多少会带上一些限制级镜头,因为在这座空洞的皇宫里面,每天发生最多的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这些需要打上马赛克才能播放的画面。

    虽然,在这皇宫里,称得上是男人的只有三个半(我爷爷,我爹爹,我哥哥,我只能算半个!),但你不能阻止一些胆大包天的太监和宫女来一些虚鸾假凤,还来一些百合,玻璃游戏什么的。

    不过,要是把这台摄像机放在江湖之中和庙堂之上,这剧本可就有得写了。

    反正在我看来,万历这几年,全国一团乱糟糟的模样,已经出现了灭亡衰败的前兆。

    四十四年,先是有日食,然后北直隶,山东,河南,也就是整个华北地区闹饥荒,我不知道是旱灾还是水灾还是虫灾,还是匪灾,只是听说路上饿殍遍野。朝廷各个地方依次赈灾,但万历老皇帝天天数着自己的钱过日子,就是不拿出来,那些王公大臣也有样学样,依然在加紧收刮,唉,这好日子就快要到头了,他们还那么镇定,我真的是服了。

    他们真的以为任何朝代都需要有钱人吗,错了,至少在刚夺取全国性胜利过后那段时间,天底下是穷人当道。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在清妖的铁蹄下,有钱人的命和穷人的命一样不值钱。前车之鉴的教训他们总是不汲取。

    这里的事情还没搞定,河南那边又闹起了土匪,这土匪当然不是我记忆之中的李自成,这剿匪正在白热化的时候,河套地区的羌人,回鹘什么的又来抢粮食抢女人了。总的来说,在我瘦小的眼里,光是看到整个明朝四面楚歌的模样,就知道已经风雨飘摇了。可这会儿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明王朝的腐朽的车轮陷进泥塘里,不能自拔。

    夏天,黄河决口,淹了陈县,杞县等附近几个州县,饿死了无数的人。多少人家流离失所,灭家灭族。你要是站在山东黄河入海口,你都能闻到河水腐烂的味道。

    秋天,陕西发生大旱灾,而江西,广东等地水灾,河南,江苏一带蝗灾,河南那边的剿匪刚刚取得了一些胜利,山东这边盗贼再次揭竿而起。作为皇孙的我认为陈胜吴广做了一个坏的榜样。他真正体现了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唯兵强马壮者为之耳。”

    可他们也不过都是些没饭吃的农民,朝廷对待他们的态度比对待外族敌人还狠。换了是我,我也振臂一呼。

    为了表示皇上仁慈,今年所有准备秋后问斩的囚犯都得到了活下去的机会,但这并不能阻挡人们已经绝望的脚步。

    所有这些线索,如果让一个穿越到明朝来的人附身在一个姓杨的小秀才身上,然后从一个小驿站一路走过来,把这些问题都妥善解决好的话,足可以封侯封王了。可惜,我回到明朝的终极目的并不是当王爷,我要当皇帝,虽然中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当了一回王。作为皇帝的儿子,天生就有一个王位,而不需要自己去奋斗,争取。

    (上面这一段话,代表马家街49号向“月关”大大致敬!——作者)

    四十五年,四十六年,噩运一个一个降临,这些都无法撼动我那个已经麻木不仁的爷爷的神经,好像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他的一般,他以为靠着老祖宗朱元璋的助佑,大明毕竟江山万万年,跟他的年号一般,万历。

    他可能也以为这些像雪片一样的报急的奏章都是大臣们骗他临朝而炮制的吧,现如今,天下升平,哪来那么多刀兵啊,天灾啊。看着自己家里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打死他他都不相信这天底下还有饿死的人:无粥何不吃肉糜。

    也许吧,因为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会发生接二连三的这么多灾难,后世做为二世祖,我闭目塞听,也只听说天朝上下一片河蟹,什么税负指数,什么幸福指数,什么痛苦指数,什么生存指数,统统都是浮云,我觉得我已经幸福得无以复加了,就差给胡XX立生祠供奉起来了。

    不过,我以为我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下边的地方官吏,往往是报喜不报忧,要是必须报忧的话,往往夸大其词。如果一小块水田由于农民没有及时灌溉被太阳晒得龟裂了,他们都敢上奏章说整个州全都遭了大旱,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朝廷减免税赋,然后中饱私囊。这些伎俩怎么能骗得过我。

    连我都骗不过,又怎么骗过我爷爷,几十年的斗争已经磨练出我爷爷处变不惊的至高境界。

    我看我得跟他老人家多学学。只要自己没看到的都是假的,即便自己看到的也十有七九是假的。总之,我怀疑一切。

    这帝王之术的核心一条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甚至都不要相信自己的感觉,有时候感觉是最能骗人的。

    所以,我爷爷对这所有的奏章采取一样的处理方式,留中不发,也就是不予理睬,即不派人核查实情,也不派人赈济灾民,该交的税不但不减少,还增加,你闹灾越厉害的地方,我给你增加更多的税。

    这个时候我的爷爷满脑子已经都是自己个人和朝廷大臣的恩怨了,他完全忘记了先祖创业之艰,守业之难。

    四十六年,努尔哈赤夺下了抚顺,从这个时候起,朝廷对后金的形势发生了逆转,从战略攻势进入了战略相持,后金的辫子军已经在辽东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不过,以我的观点来看,区区几万八旗兵不过疥疮之患而已,“给我三千城管,我可收复岛国!”可见,这些八旗兵的战斗力在我们天朝非正规军城管组织看来不堪一击。当时整个大明王朝和我的想法相似的人占了大多数,所以,明朝廷没有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把后金的的辫子兵赶到乌苏里河以北去,还让人家占了几个重要的战略据点,把触须伸到了辽河以南,要不了多久萨尔浒一战,沈阳完了,辽阳完了,整个大明在关外就只剩下那么一个死气沉沉的宁远城。

    可是,我在皇宫里经历的这一切,使我对这些事情只能保持一份任其自然的态度,我无法左右,也无法改变,我也想在这个时候做点什么,让我继承的江山能够稳固一点。但是,如果我做了什么的话,我还有可能继承皇位吗,再说了,我现在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能做什么呢,难道去暗杀我爷爷,有可能吗。

    我又不没带一把狙击步枪来。

    要是带了一把来的话,我也不会去杀我爷爷,而是去杀努尔哈赤了,不过,我不知道杀了一个努尔哈赤或者一个李自成,还会不会有千千万万的努尔哈赤和李自成站起来。

    也许我可以改变一些偶然,但必然的因素要改变非一朝一夕之功,我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在这浑浑噩噩的乱世之中,保持一份良好的心态。死人不可怕,我死了就可怕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