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零二九章 护城河边

回到明朝当皇帝 马家街49号 2016/9/5 9:08:11 4137 宽屏阅读
    第二天,皇宫里就得到了一个消息,皇弟朱由检头疼,皇帝陛下赶紧叫来太医诊治,这头疼是最难辩证的病,要装病没有比装头疼更好的办法了,我从前可是百试不爽,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只管说头疼,这可是连西医都没办法的事情,我不相信中医还会有办法。

    太医又是把脉,又是看舌苔,总之一切手段用尽,开出一副药方,连续服用三天,太医随时来查看病情。

    我觉得应该把太医控制起来,不然他一来,看到我不在,那我就露陷了。

    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好像是越狱,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监牢里,我失去自由太久了,一想到我马上就要出去看看明朝的北京城,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太医走了以后,我就活动起来了,现在正是上午,我准备晚上趁夜色溜出去,白天太过显眼,即便我换了服装,也会被认出来,或者被叫住,那就功亏一篑了。

    我不打算带太监,我打算带着妙儿就够了。

    现在的妙儿可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大美人了,我想这个美人往街上一走,肯定会吸引不少公子哥的眼神。可是,我不担心。这个世界上敢跟我抢女人的只有一个了,以前还有一个爹,现在就一个哥了。我觉得我哥也没必要跟我抢,我就这么一个女人而已。

    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已经过了最热的月份,我爷爷是七月死掉的,父亲是八月死掉的,现在皇兄已经掌权一个月,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到了金秋十月,虽然阳光还有耀眼,但晚上已经有些凉了。

    我怕妙儿受不了,现在我的身体,冬泳都没问题,有时候我一个人偷偷地跑去冬泳,在后世,那也是常事了。

    所以,我叫他们给准备了一套泅衣,我换了一套太监的衣服,没办法,这皇宫里面除了皇家的衣服就是太监的衣服,我穿着有些别扭,但也没办法。

    就这样宫女妙儿和太监朱由检做好了准备,我让王承恩传出话去,说皇弟吃了御医的药好多了,没喊疼了,很安静的睡着了。

    终于等到了深夜,该睡的人都睡了,我带着妙儿躲过禁卫,来到那片水边,妙儿套好了衣服,我知道妙儿水性是很好的,所以,我也不担心。

    我们就这样潜入水底,顺着暗流往上游,没过多久,我们就出了紫禁城,来到了护城河。这护城河并不是北京城的护城河,而是紫禁城的护城河,河面并不宽,好在这个时候的北京城还不是一座不夜城,晚上很暗,为了避开城外的暗哨,我和妙儿游到一处柳树浓密的地方,在那棵柳树下上了岸,岸上草坪倒是很松软。

    妙儿比我想象的体力要好许多,跟着我游了这么远,居然气息还很均匀,要知道这游泳游快游慢都很费劲。我们为了不至于弄出太大的声响,游的相当的慢。

    上了岸,我倒没什么,但妙儿却有些害怕起来,这个从小就被选进宫里做宫女的女孩,也还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虽然那堵红墙里面就是我们常年生活和玩耍的地方,但我们从来都没有一次出来过。

    但她却很坚定地护着我,在这会儿,她不再是一个宫女,更多的像是大姐姐,或者一个母亲。可在我眼里,她更像是我的童养媳。从我出生起就伺候着我,除了行夫妻人伦这件事外,她什么都给我做过了。

    我心头也感到一阵温暖,在这个肮脏的,千奇百怪的皇宫里面毕竟还是有许多感人的故事的,我和妙儿的故事就是这样的。

    我的衣服湿透了,我换上了备用的衣服,仍然是一件太监服,妙儿不顾自己衣服也湿掉的事实,伺候着我换好了衣服,当她湿润的柔滑的小手在我身上抚过,我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渐渐的正在往男人的方向生长着。

    换好了我的衣服,我当然要妙儿也赶快换上,可妙儿明显扭捏了起来。这也难怪,虽然我的身体被她看过并抚摸过无数遍了,但她的身体我还从来没见到过。

    虽然夜色如水,但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一团白花花的肉光的话,我肯定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妙儿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有些炙热,但湿衣服穿着也确实难受,再说,我让她脱,她怎么敢不答应。

    就在我的面前,她脱去了泅衣,这泅衣根本就不管用,里面依然全湿了。古代的女人脱衣服有时候比现代人还便捷。

    妙儿刚想动手解开自己的腰带,我把手伸了过去,示意她,这个让我来。

    我虚岁已经快十一岁了,实际也快十岁了,对于男女之事,我应该懂得一些了,关键是从小耳濡目染,不想知道都不行。

    当然,这是别人的看法,我自己的看法是我从出生那一刻就知道了男女之事,只是自己的身体没法达到要求而已。

    即便到了现在,我的身体依然还很弱小。但给女人解解衣服这样的事情还是力所能及的。

    妙儿没有拒绝,整个天下就我们俩人,靠在黑黑的柳树影子下面。

    我轻轻的就解开了妙儿的腰带,湿漉漉的衣服本来贴在她的身上,但我觉得还是脱下来比较好一点。

    接下来就是可恶的肚兜,就是这个肚兜,上次和我哥玩猜枚游戏的时候,什么风景都没看到。

    我伸手去丈量妙儿的腰围,但明显的是,我的手不够,当然,这并不是说,妙儿的腰围很粗,而是我的手臂不够长。

    这也能理解,我才十岁嘛,而且,我们都是席地而坐,我很难用整个臂弯抱住妙儿的细腰。

    妙儿见我有些急色的样子,居然哧哧的笑了。笑起来很动人,更增添了一些暧昧的气氛。

    “我自己来吧。”

    妙儿当着我的面解开了肚兜的系绳,两团让所有正常男人都会流鼻血的肉团颤巍巍地矗立在黑暗中,关键是,我看得清清楚楚,上面还有水珠,我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过去。我相信,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这样抚摸着她,虽然我以前也这样摸过,但都隔着衣服,而且,那个时候我比现在还小。

    接着我又凑上嘴,总之,一切行动我都做了。几番下来,我感觉妙儿似乎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脸上红晕飘散。

    因为我们还有下面的项目要做,那就是脱去她的外裤和亵裤,妙儿当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的面不再扭捏不安,很从容地就把自己脱得清洁溜溜。

    我看到她两腿间比黑暗更黑的一团,不由惨叫一声,“我靠!”我这个时候最想诅咒上天为什么给我一个这么不堪重用的身体,为什么不让我一穿越过来就能御女乘风。

    虽然不能用身体的别的地方,但可以用手,所以,我的小手探了过去,下面已经湿湿的一片,我不知道是水还是别的什么,反正手感是黏黏的,我拿过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

    妙儿也已经忘了要穿衣服了,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个无害的男人,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居然把手伸进了我的裆里。

    我也被她的举动惊呆了,我知道我的那个部位有些发热,而且有一小段硬硬的奇迹,但谈到它的使用状况,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沮丧。

    再说,为了以后更大的幸福,我不管怎样,都会坚持到十五岁以上,而且到十八岁之前只可当作一种释放的方式,而不是出彩的生活。

    妙儿似乎有一种神情,“这玩意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好像她见过什么叫长大一样,要是她真见过,那我决不饶她。

    “妙儿,是不是不能让你满意啊?”我当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怪罪她冒犯我身体的罪过。

    妙儿听了我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紧从坐的状态转换到跪的状态,“奴婢该死!奴婢不该冒犯皇弟的身体。”

    要知道,虽然我是无耻的二世祖,但SM的游戏我不怎么玩,一个浑身没穿衣服的女人以一种下贱的姿态跪在我面前的经历,我还没有过。

    我一巴掌轻轻拍在妙儿丰满但包含了深秋浓色的PP上,让她重新坐好。

    “妙儿,是不是想男人了,如果你想男人了,我去给我哥说,让他把你放出宫去吧,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我不想你一辈子做丫环,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地跟你喜欢的人活过下半辈子。”我是真心的,虽然我一直以来都想霸占她的身体,但我知道,我即便当了皇上,也给不了她什么,我什么恶习都有,但从来不欺骗女人。

    我们本来已经恢复到刚才暧昧的状态了,一听我这话,妙儿赶紧又跪了下来,“奴婢愿意一辈子伺候皇弟。如果皇弟不要奴婢的身子,奴婢一辈子也不会要男人的。”

    有这话,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又是一阵激情的爱抚,妙儿的身体在黑暗中有一种透射的能量,虽然我做不了什么,但前世那些手法我可是游刃有余,再不破坏妙儿最后一道关口的情况下,我让她达到了顶峰。

    妙儿已经二十二岁了,十年前,她还是一个孩子,我是一个婴儿,十年后我是一个孩子,她却已经长成了完美的女人。

    这秋天的夜一点也不冷,相反,我感觉到妙儿浑身炽热,我知道,这是她作为女人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虽然并不是最完美的状态,但我知道,她知足了。

    她完全把自己和自己的命运交给了我。

    “妙儿,等以后,我一定封你做……”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我当然不能跟她说,等我当了皇上,我封你做贵妃,那可是大逆不道的话,虽然我相信妙儿不会说出去,但这也够惊世骇俗的,现在的皇帝好好的,你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居然就有了要取而代之的想法。

    “我是说,等我被皇上封了王爷,我一定不让你再做丫环,奴婢,我会还你自由,做我的侍妾。”

    “奴婢愿意一辈子伺候皇弟!”妙儿当然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在她看来,我要她的身体那是我的权力,而她付出她的身体也是她的义务,她唯一奢求的就是我能对她好一点,不要像她的主人,我的母亲被先皇所对待的那样。

    暧昧过后总是无尽的黑暗。我又一件一件地帮妙儿把衣服穿好,我在我母亲那里给偷了一套衣服,当然只是有些贵重,有些不符合妙儿的身份,总之是奴婢不敢穿的衣服。倒不至于被人一下子看出身份出来。妙儿一见这衣服,又不敢穿了。

    “怎么,你难道想光着身子跟着我去北京城逛吗?你穿上吧,从今以后,在我面前,你不必以奴婢自居。”

    “奴婢不敢,要是被人发现了,奴婢会是死罪。”

    “放心,没人干打你的主意,我要是连你都保护不了,以后还怎么在大明朝混啊。”

    “混?”妙儿肯定不懂什么叫做“混”。

    我后世出生到二十岁,到这个世界出生再到十岁,一个字就可以概括完我的两段人生,那就是“混”!

    “我是说,我要是连你都保护不了,还做什么皇弟。快听话,穿上吧,等天亮到了城里,你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千金,我就是你的奴才。”

    妙儿听了我们这身份的转变,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可是,你的衣服是皇宫里面公公穿的衣服。”

    “没关系,大不了到了街上,我把衣服给脱了,去买一件下人的衣服就行了,我们就利用这两天好好的在城里逛逛,我还是第一次出城来呢。”

    “奴婢也是,自从进了皇宫,我再也没有出来过。”

    “那你的父母呢?”

    “我记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我的家是南直隶的。”

    “好啊,难怪,听说秦淮水养育出来的女人都一个一个跟江南山水一样灵秀俊美,果不其然,以后我们去把你的父母找来,到京城跟着你享福。”其实,后世,我见多了江南美女,金陵,苏杭,那种小家碧玉。可妙儿明显不属于小家碧玉的模样,她胸前那两团,很难用“小”来形容。

    “如果有生之年能再见爸爸妈妈一面,奴婢死也知足了。”

    “放心,我一定满足你的这个愿望。”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